Archive for 08月, 2010

 

叽叽喳喳说树洞

网络友好,很多人在网上互相帮助。
热心,让人感动。
好像还有几位热心人,专门开了专栏答疑解惑的,不求回报,精神可嘉。我没细看过,一位小同学说特好看,很热心的塞我本《我爱问某某》。
俺哭笑不得,只能回答说,俺已经过了看这书的年龄了。。

这个世界有很聪明的人隶属很聪明的星座:天蝎,热心,但心眼儿多,轻易不发表意见。
毕竟,一个人的意见也不是真理的。
于是,问题拿出来,听听大家怎么说。

我喜欢看树洞。
这个纠结混杂的时代里,一切个体的小心情都被主流的声音淹没。十五年前安顿为安顿下那些不被抚慰的心灵做的专栏,希望在心理医生严重缺失的状态下,给人们一些帮助。
但十五年后,情况又改善了多少呢?

“让最小的声音也有人聆听”,树洞。
先承认一下自己三俗:我爱看洞主(讲述者通常被跟贴者称为洞主)讲述他/她/它(前天在王佩老师的推荐下,有了第一只动物,故,它)的遭遇和心情。窥私欲不能说完全没有,但更多的,是你能开始了解完全不同的人生。听那些讲述者或激烈或平静的述说,文字,即是无数的贾樟柯。
再承认一下自己三俗:我爱看那些跟贴,真的比电影电视剧还热闹,各种人性,live版的。有时候就愣着,皱着小眉头,看着屏幕:这些人看事的角度,怎么就会这么奇怪呢。。
也还真有豁达的,佩服。

最近树洞很热闹,和网站主人的勤勉分不开。俺也爱心泛滥的,偶尔也跑去跟个贴——也不怕自己说的不对,有那么多人看着讨论着,都是观点,互相纠正着呢。
看的人,其实才受益良多。

只是偶尔会想,洞主本来就困惑,这么多声音,会不会更困惑呢。。

——————-

传说这网站主人的脾气大,我领教过。去年大约是这个时候,俺第一次在槽边跟树洞的贴,第二天高高兴兴的跑去看,一条没留,全被删了!
我眼泪都快下来了。
但做错事,知道道歉的……

那么,,,我们还是原谅这个善良的胖子吧。
如果你情商足够高,懂得戏谑的幽默。

(树洞:www.shu0.net

shu0

Posted by 欣燃 on 08月 25th, 2010 286 Comments

凡尘静诉:孔雀《最后的幽会》

上午看到这篇文章时,可开心了。很久没有看到让自己眼睛一亮的东西了。
想读了送给Nana,补做生日礼物——我一直执著于想送一份用钱买不到的礼物,以至于拖到了今天。

这篇文章,写的是北欧的森林。好像在北欧,有半年的时间,白昼都很长,但另半年,寒冷。
hsing博客里的一个链接,让我穿越了三年的时空隧道,看到了这篇文。
作者孔雀。

孔雀还不认识我,也还不知道我已经盗用了他/(她)的文章。
很不好意思。
最近,只特别爱说一句海子的话:
陌生人,我为你祝福。

《最后的幽会》原文地址:北方的回忆
欣燃朗读版,我还不会用泡网的音频上传功能,请转道土豆收听: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7mrUOiHNeCI/

Nana,希望你会喜欢~~

 

《最后的幽会》

     昨晚和同学道别。今天我独自去和森林道别。这是我们最后的幽会,我已经爱上了北方的森林,像是一见钟情的爱人。

     我和森林。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半年。我还能指望哪一种更好的生活呢。整整一天,在森林里四处游逛,我感到巨大而持久的幸福。
     我翻过风刮倒的大树,树根掀起一团水草冻得硬梆;
     在溜滑的木板上小心助跑,刚好跳过了水洼。枯叶象黑白的卵石静静躺在水底,我的脚后跟还把一圈波纹留在后面。水是琥珀色的,水下的草是绿色的长丝带;
     落叶吸满了泥团里的水,长成硬脆的冰蘑菇,我就在刚封冻的水潭上面放轻的跺脚,听冰层微微裂开的响声,终于故意不小心踩破了,湿透了鞋;
     跑步,听着树根在浅浅的土层里蓬蓬回响;
     踩着树桩周围的草丛过小沼泽。蘸满了水的水藻,像吸满了梦的枕头一样松软。它的深处冰冷刺骨,我能感觉到它是深蓝色的;
     爬到古代冰川留下的花岗岩小丘顶上。松针像是铺薄地毯,苔藓厚的像棉被;
     水潭里的雪结成乳白色的冰,树上掉下来的冰渣就是上面的碎白巧克力。水底下的那一层,是先前冻硬了的哦。这样一想,就觉得它很好看;
     半人高的蚁冢都披着雪。这个冬天很短,它们在这么大的屋子里做什么呢;
     去看我的小瀑布。冬天水还在涨,那一群野鸭终于离开了。杂树穹隆下的小山谷里,平稳的河水从来都是离木桥还差一寸。水会涨得更高么。
     既然地冻住了,我就可以随便选一条路去大超市。那一条沿着河边的路也可以走了吧;
     霜冻的早上,满地的橡树叶像结了糖霜的巧克力;
     从两条小路里面选一条。我要仔细听它们说话,分辨它们说谎。这条小路就是森林环抱中的我。

     我感到我的手脚,双眼,耳朵,还有整个我也不知道怎样组成身体,就是为了这样的森林而创造。我在林中小路上跳跃时,我的身体和我的精神没有区别。哪怕我不是在这样的森林里出生,但是我的身体和心就是为这样的森林而造的。每个人的心灵不同,所以喜欢森林的人会喜欢不同的森林。我喜欢湿润的森林。湿润意味着生命的养料,在空气中随处可以获取,天空和大地亲密无间。石头上和树枝上地衣可以随处生长。生命在湿气里是自由的,不必被残酷的风沙逼迫到干瘦,凭空长出许多刺来。北方的森林湿润而寒冷。寒冷意味着缓慢,它让生命有更多的时间回想自己,互相达到和解,变得更加纯粹和严谨。冬天,白雪的晶体掩盖了地面,森林沉入了自己的梦里面,在梦中将白天的新奇和活力整理成自己的财富。春天,树枝上的溶雪滴到酥松的雪地上,森林的心开始恢复跳动。而全盛的季节并不短暂,天空和湖水的深蓝色节制而绚丽,漫长的白天无边无际。森林中的斑斑阳光在蘑菇丛中掠过。虽然一切都将在多雨的秋天中变形。

     一天已经在变长,晴天的日落就是天空变成烟灰色,但是阴天就像白鲸冰凉的腹部。下雨了,晚上会转成暴风雪。告别的时刻到了。从此你就是我远方的情人,我会在每个地方见到你。我还会回来看你。

照片1:自hsing的博客  

foret-13

照片2:几米的画册《走向春天的下午》

DSC00042

Posted by 欣燃 on 08月 21st, 2010 722 Comments

孩子,我可以思念你么?

昨晚,累了,关了电脑,一边听《小王子》的音乐,一边趴在桌子上写字。任着思绪飞,写了下面的字。
我没有那么多愁善感,只偶尔为之吧。

 

此时,略有惆怅略有失落。孩子,你在哪儿,我可以思念你么?
纯净的,是你的眼,如泉流淌的,是你的心灵,请告诉我,家在哪里,你,可知道家的方向?
蔷薇。

告诉我,小行星B-612的方向。那里,风是蓝的么?那里,我们可不可以飞翔?那里,人们可不可以互相亲吻?那里,引力是不是牵不住忧伤,它们可以飞向满天的?
那里,有没有萤火虫,那里,银河是什么模样,那里,灯夫可不可以坐下抽烟,那里,没有国王的衣裳。
会不会有一只猴子跑来问你,猴子有没有智商?

在我的故乡,人们用巴欧巴树来乘凉,羊儿不再吃草,花儿在泥坑里,迷失了方向。夜空被乌云遮蔽,城市的灯亮得刺眼,夜空里,也没有小铃铛。
狐狸被关进笼子里饲养,我们,被大猩猩豢养。
可不可以有一条蛇,带我到想要去的地方?

我想念那些梦,有时,它被叫做梦想。
在梦里,挥动手臂我可以飞翔,飞得并不高,在有树冠的地方。看人们在下面走过,我知道我的方向。
那天我并不轻灵,我有我的重量。我只是刚好能飞,能在B-612和B-613间翱翔。
你问我深的颜色,我说那是我到不了的地方。我昂起头,没有太阳,却只有普照的光芒。
翱翔的世界,有24小时的白天。
翱翔的世界,永远敞亮。
我已有许久没有再翱翔,所以不能与你一起谈论方向。方向在告诉我们它的存在,我们无需GPS导航。

跌落,回到我的星球上。这里鸟不语,花不香。
鸟学人语,花散糜香。
这里有今生,无来世,芒刺编的大网,束缚着你我,困我们在中央。
仰望,B612的方向,仰望,你可曾还忧伤。看不到五亿颗小铃铛,只有泪水,流在自己心上。
 
快来吧和我一起飞翔,我们无需翅膀。风儿一样在耳边呼唤,它说他不再忧伤。
圆明园畔,是否还有一口被遗忘的井,井水甘甜,和辘轳一起歌唱?
辘轳记得你的微笑,心未曾让它遗忘。那沙漠并不在非洲,它曾在这样的地方。
拉着你的手,忘记快乐和忧伤,心只在,丝巾飘动的方向,你的玫瑰,只在它飘往的地方。

给我一支笔,我为你搭一个棚子,给我一口水,我为你溶一个湖泊,给我一只鹰,它旋入黑洞,带走所有曾迷失的方向。

我不要网。
蜘蛛织起网,只将自己困在中央。它以为它收获的是天空,雨水,让它回到冰冷的泥土上。
我还想飞翔。

玫瑰开放,花瓣娇柔,不愿舒展,你知不知道,她是故意带着褶皱,等你来赞美:
哇,你好漂亮。

Posted by 欣燃 on 08月 10th, 2010 260 Comments

有时候,有时候

倦,这是这两天的感受。
再不愿意看见那三个字。没有底线不再是新鲜的话题,记者、艺人、gov,但凡有一个靠谱的,恪尽自己的底线,这也不会是如此的一出闹剧。
不说了,这点儿事吵成这样,只会想吐。

写点儿无关的吧,有时候。

一 兄弟

女人和男人称兄道弟的,奇怪么。尤其是我这么个大多时候还算乖巧的女人。
可我喜欢兄弟。生性讨厌那种叽叽歪歪的女人(更讨厌叽叽歪歪的男人)。普通女人少有几个能大气。一个温和、细致,性情或和缓或豪爽的兄弟,一起把酒当歌,是件多么快乐的事。
如今只可惜,能守着这份纯净的兄弟,已经不多了。
虽然有时候,有的人,一面之缘,竟就能成为兄弟。
惊讶么?

下午看王老师给白菜头写的信,看得我眼泪在眼睛里打转转。
我还能被感动,但他那样的心思我早已不再有。
一沓钱,一只猫,谁更重呢。
猫能懂的,人反而不能懂么……

 

二 爱情

当爱情来临的时候,会有一只风铃响起,在耳边么?
那只风铃会不会好远呢。
而风铃的声音,在现实中,会不会无奈的。

声音早已不再是孩子,但情感却停留在孩子时。当两个已晓得世故且已成熟的声音,再谈起一园的花草,还能越过声音,用心交流么。

怎样,才算是恋爱的?

你说你有姑娘,却说没有恋爱——是什么,安顿不下一颗心呢。

 

三 我可不可以慢慢说

我喜欢Nana,很大程度上就是喜欢她可以不计时间的把心情揉碎了慢慢说,她也愿意听你把心情揉碎了慢慢说。一个话题,或许可以聊上一两个小时——不是聊“痛快”了,而是聊“开”了——心胸从里往外的开。

Nana老于江湖。
不过最近也有点儿过于老于江湖……
人不“傻”了,也就不可爱了……

还请允许我们,傻傻的,慢慢说。

想了半个月,也想不出送她什么做礼物。
或许,看到了,就知道了。就算生日过了,也无妨的。

 

四 现实中的朋友

离现实中的朋友越来越远,不是因为不思念,而是因为自己与他们有了不同的生命轨迹。我们在想的,在谈的,迥然不同。
看到他们“正常”的生活,我会有种被巨石压顶的感觉。我们,会越来越远么。

 

五 有时候,有时候

一直不知道为什么不喜欢王菲,或许是因为她太城市了?
还是太爱“美”了?太爱炫了?

但表坊话剧《乱民全讲》的结尾,那个姑娘用高了八度的音声嘶力竭的半唱半喊着《红豆》,那声音,让我彻底爱上了这首歌。
前天买手机,整个卖场在循环播放方大同版的《红豆》。我在听,我在唱,不管别人怎么想我那刻意为之的五音不全。我很少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即便是在这里写字的时候。
但那一刻,我很享受。

晚上,妈妈又乱发小脾气了。一个人出去,快回到家门口时,突然想去唱歌。
一个人,KTV。
Dream了一下,最后,还是放弃了。

不如回来,请你们边看文字,边听歌的。
相识的不相识的,你们,过得好么?

 

 

(第一次抓虾米,竟然成功了 :)

Posted by 欣燃 on 08月 8th, 2010 1,087 Comments

离别(作文)

别那么伤感,离别也可以是很快乐的。
昨天,陪了我四年的手机光荣离休。
始于离别,也终于“离别”。静静的,和它say goodbye~~

06年。伤心过后,决定送自己一份生日礼物。不喜欢厚重的也并不喜欢滑盖,但它在纯红与乳白间一霎那就打动并温暖了我——那时候,心里太灰了,太需要些“艳亮”给自己压抑的心情增添一些活力和色彩。看见它,没犹豫,买了回来。
它孤单,伴着我的孤单。
直到半年后,发现了这只同样纯红与乳白相间的忍者猪!
它不过是只小肉猪,但还要表示愤怒!身上纹着青龙脑门上贴着“霸”字双拳紧握给自己壮胆!虽终逃不过被宰割的命运,但,它很勇敢!
更何况,它还有喜人的翘臀和忍者的丁字裤…… ^-^

小红与小猪不离不弃相依相伴,三年。这张亲密照摄于他们相伴的第二个年头。
那时候,小猪的丁字裤磨掉色了,小红的按键也开始掉漆了。
但他们俩还在相依相守。

DSC01847 - 复制 

去年,小红老了;今年年初,小红住院后好了几个月,但终还是撑不下去。上周领导找不到我,这周我下了狠心:让小红退休。
但还是蛮留恋的,毕竟它陪了我四年,而且是最艰难的这四年的。

我不知道IPHONE是不是就一定好,我不在意技术,只在意喜欢。
接小红岗的,是一个像我一样单薄的小家伙。
它有五个壳,我叫它小龙。
变色龙。
呵呵。

小红小猪和小龙在交接工作,完成这个重要使命之后,小红和小猪就可以快快乐乐的去颐养天年了。我也就真的要和他们道别了。
用“敝帚自珍”来贬斥我可能真的不过分,现在,最爱穿的衣服竟还是8年前买的。

衣不如故。
那么,
人呢?

——————————
后记:
不想为伤感而伤感。但这里,你看不到伤感,离别,是那么多惨灰色的皮肤。他们再不是生命,再不会鲜活。

Posted by 欣燃 on 08月 7th, 2010 670 Comments

陆川韩寒高晓松——菜鸟也八卦

咔咔。

陆川韩寒

还有高晓松,还有……

陆川韩寒高晓松

这才是爷们!

Posted by 欣燃 on 08月 7th, 2010 257 Comments

吉林的洪水

在豆瓣看到这个,揪心。两段视频。
1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kzNTYxNjQ4.html
2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kzNTc5NTI4.html
优酷里记录的“2010年7月28日吉林省永吉县口前洪水实拍”。不知道那些在洪水中的人,是不是还活着。
查到这样的报道:
1 《吉林永吉县城水深3米 3万多人被困轿车被冲翻》
2 《吉林永吉一列货运列车被洪水冲出数百米》

还有点儿不适,不多写了。哀。祈福。

Posted by 欣燃 on 08月 1st, 2010 83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