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8月 8th, 2010

 

有时候,有时候

倦,这是这两天的感受。
再不愿意看见那三个字。没有底线不再是新鲜的话题,记者、艺人、gov,但凡有一个靠谱的,恪尽自己的底线,这也不会是如此的一出闹剧。
不说了,这点儿事吵成这样,只会想吐。

写点儿无关的吧,有时候。

一 兄弟

女人和男人称兄道弟的,奇怪么。尤其是我这么个大多时候还算乖巧的女人。
可我喜欢兄弟。生性讨厌那种叽叽歪歪的女人(更讨厌叽叽歪歪的男人)。普通女人少有几个能大气。一个温和、细致,性情或和缓或豪爽的兄弟,一起把酒当歌,是件多么快乐的事。
如今只可惜,能守着这份纯净的兄弟,已经不多了。
虽然有时候,有的人,一面之缘,竟就能成为兄弟。
惊讶么?

下午看王老师给白菜头写的信,看得我眼泪在眼睛里打转转。
我还能被感动,但他那样的心思我早已不再有。
一沓钱,一只猫,谁更重呢。
猫能懂的,人反而不能懂么……

 

二 爱情

当爱情来临的时候,会有一只风铃响起,在耳边么?
那只风铃会不会好远呢。
而风铃的声音,在现实中,会不会无奈的。

声音早已不再是孩子,但情感却停留在孩子时。当两个已晓得世故且已成熟的声音,再谈起一园的花草,还能越过声音,用心交流么。

怎样,才算是恋爱的?

你说你有姑娘,却说没有恋爱——是什么,安顿不下一颗心呢。

 

三 我可不可以慢慢说

我喜欢Nana,很大程度上就是喜欢她可以不计时间的把心情揉碎了慢慢说,她也愿意听你把心情揉碎了慢慢说。一个话题,或许可以聊上一两个小时——不是聊“痛快”了,而是聊“开”了——心胸从里往外的开。

Nana老于江湖。
不过最近也有点儿过于老于江湖……
人不“傻”了,也就不可爱了……

还请允许我们,傻傻的,慢慢说。

想了半个月,也想不出送她什么做礼物。
或许,看到了,就知道了。就算生日过了,也无妨的。

 

四 现实中的朋友

离现实中的朋友越来越远,不是因为不思念,而是因为自己与他们有了不同的生命轨迹。我们在想的,在谈的,迥然不同。
看到他们“正常”的生活,我会有种被巨石压顶的感觉。我们,会越来越远么。

 

五 有时候,有时候

一直不知道为什么不喜欢王菲,或许是因为她太城市了?
还是太爱“美”了?太爱炫了?

但表坊话剧《乱民全讲》的结尾,那个姑娘用高了八度的音声嘶力竭的半唱半喊着《红豆》,那声音,让我彻底爱上了这首歌。
前天买手机,整个卖场在循环播放方大同版的《红豆》。我在听,我在唱,不管别人怎么想我那刻意为之的五音不全。我很少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即便是在这里写字的时候。
但那一刻,我很享受。

晚上,妈妈又乱发小脾气了。一个人出去,快回到家门口时,突然想去唱歌。
一个人,KTV。
Dream了一下,最后,还是放弃了。

不如回来,请你们边看文字,边听歌的。
相识的不相识的,你们,过得好么?

 

 

(第一次抓虾米,竟然成功了 :)

Posted by 欣燃 on 08月 8th, 2010 1,08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