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8月 10th, 2010

 

孩子,我可以思念你么?

昨晚,累了,关了电脑,一边听《小王子》的音乐,一边趴在桌子上写字。任着思绪飞,写了下面的字。
我没有那么多愁善感,只偶尔为之吧。

 

此时,略有惆怅略有失落。孩子,你在哪儿,我可以思念你么?
纯净的,是你的眼,如泉流淌的,是你的心灵,请告诉我,家在哪里,你,可知道家的方向?
蔷薇。

告诉我,小行星B-612的方向。那里,风是蓝的么?那里,我们可不可以飞翔?那里,人们可不可以互相亲吻?那里,引力是不是牵不住忧伤,它们可以飞向满天的?
那里,有没有萤火虫,那里,银河是什么模样,那里,灯夫可不可以坐下抽烟,那里,没有国王的衣裳。
会不会有一只猴子跑来问你,猴子有没有智商?

在我的故乡,人们用巴欧巴树来乘凉,羊儿不再吃草,花儿在泥坑里,迷失了方向。夜空被乌云遮蔽,城市的灯亮得刺眼,夜空里,也没有小铃铛。
狐狸被关进笼子里饲养,我们,被大猩猩豢养。
可不可以有一条蛇,带我到想要去的地方?

我想念那些梦,有时,它被叫做梦想。
在梦里,挥动手臂我可以飞翔,飞得并不高,在有树冠的地方。看人们在下面走过,我知道我的方向。
那天我并不轻灵,我有我的重量。我只是刚好能飞,能在B-612和B-613间翱翔。
你问我深的颜色,我说那是我到不了的地方。我昂起头,没有太阳,却只有普照的光芒。
翱翔的世界,有24小时的白天。
翱翔的世界,永远敞亮。
我已有许久没有再翱翔,所以不能与你一起谈论方向。方向在告诉我们它的存在,我们无需GPS导航。

跌落,回到我的星球上。这里鸟不语,花不香。
鸟学人语,花散糜香。
这里有今生,无来世,芒刺编的大网,束缚着你我,困我们在中央。
仰望,B612的方向,仰望,你可曾还忧伤。看不到五亿颗小铃铛,只有泪水,流在自己心上。
 
快来吧和我一起飞翔,我们无需翅膀。风儿一样在耳边呼唤,它说他不再忧伤。
圆明园畔,是否还有一口被遗忘的井,井水甘甜,和辘轳一起歌唱?
辘轳记得你的微笑,心未曾让它遗忘。那沙漠并不在非洲,它曾在这样的地方。
拉着你的手,忘记快乐和忧伤,心只在,丝巾飘动的方向,你的玫瑰,只在它飘往的地方。

给我一支笔,我为你搭一个棚子,给我一口水,我为你溶一个湖泊,给我一只鹰,它旋入黑洞,带走所有曾迷失的方向。

我不要网。
蜘蛛织起网,只将自己困在中央。它以为它收获的是天空,雨水,让它回到冰冷的泥土上。
我还想飞翔。

玫瑰开放,花瓣娇柔,不愿舒展,你知不知道,她是故意带着褶皱,等你来赞美:
哇,你好漂亮。

Posted by 欣燃 on 08月 10th, 2010 26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