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8月 21st, 2010

 

凡尘静诉:孔雀《最后的幽会》

上午看到这篇文章时,可开心了。很久没有看到让自己眼睛一亮的东西了。
想读了送给Nana,补做生日礼物——我一直执著于想送一份用钱买不到的礼物,以至于拖到了今天。

这篇文章,写的是北欧的森林。好像在北欧,有半年的时间,白昼都很长,但另半年,寒冷。
hsing博客里的一个链接,让我穿越了三年的时空隧道,看到了这篇文。
作者孔雀。

孔雀还不认识我,也还不知道我已经盗用了他/(她)的文章。
很不好意思。
最近,只特别爱说一句海子的话:
陌生人,我为你祝福。

《最后的幽会》原文地址:北方的回忆
欣燃朗读版,我还不会用泡网的音频上传功能,请转道土豆收听: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7mrUOiHNeCI/

Nana,希望你会喜欢~~

 

《最后的幽会》

     昨晚和同学道别。今天我独自去和森林道别。这是我们最后的幽会,我已经爱上了北方的森林,像是一见钟情的爱人。

     我和森林。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半年。我还能指望哪一种更好的生活呢。整整一天,在森林里四处游逛,我感到巨大而持久的幸福。
     我翻过风刮倒的大树,树根掀起一团水草冻得硬梆;
     在溜滑的木板上小心助跑,刚好跳过了水洼。枯叶象黑白的卵石静静躺在水底,我的脚后跟还把一圈波纹留在后面。水是琥珀色的,水下的草是绿色的长丝带;
     落叶吸满了泥团里的水,长成硬脆的冰蘑菇,我就在刚封冻的水潭上面放轻的跺脚,听冰层微微裂开的响声,终于故意不小心踩破了,湿透了鞋;
     跑步,听着树根在浅浅的土层里蓬蓬回响;
     踩着树桩周围的草丛过小沼泽。蘸满了水的水藻,像吸满了梦的枕头一样松软。它的深处冰冷刺骨,我能感觉到它是深蓝色的;
     爬到古代冰川留下的花岗岩小丘顶上。松针像是铺薄地毯,苔藓厚的像棉被;
     水潭里的雪结成乳白色的冰,树上掉下来的冰渣就是上面的碎白巧克力。水底下的那一层,是先前冻硬了的哦。这样一想,就觉得它很好看;
     半人高的蚁冢都披着雪。这个冬天很短,它们在这么大的屋子里做什么呢;
     去看我的小瀑布。冬天水还在涨,那一群野鸭终于离开了。杂树穹隆下的小山谷里,平稳的河水从来都是离木桥还差一寸。水会涨得更高么。
     既然地冻住了,我就可以随便选一条路去大超市。那一条沿着河边的路也可以走了吧;
     霜冻的早上,满地的橡树叶像结了糖霜的巧克力;
     从两条小路里面选一条。我要仔细听它们说话,分辨它们说谎。这条小路就是森林环抱中的我。

     我感到我的手脚,双眼,耳朵,还有整个我也不知道怎样组成身体,就是为了这样的森林而创造。我在林中小路上跳跃时,我的身体和我的精神没有区别。哪怕我不是在这样的森林里出生,但是我的身体和心就是为这样的森林而造的。每个人的心灵不同,所以喜欢森林的人会喜欢不同的森林。我喜欢湿润的森林。湿润意味着生命的养料,在空气中随处可以获取,天空和大地亲密无间。石头上和树枝上地衣可以随处生长。生命在湿气里是自由的,不必被残酷的风沙逼迫到干瘦,凭空长出许多刺来。北方的森林湿润而寒冷。寒冷意味着缓慢,它让生命有更多的时间回想自己,互相达到和解,变得更加纯粹和严谨。冬天,白雪的晶体掩盖了地面,森林沉入了自己的梦里面,在梦中将白天的新奇和活力整理成自己的财富。春天,树枝上的溶雪滴到酥松的雪地上,森林的心开始恢复跳动。而全盛的季节并不短暂,天空和湖水的深蓝色节制而绚丽,漫长的白天无边无际。森林中的斑斑阳光在蘑菇丛中掠过。虽然一切都将在多雨的秋天中变形。

     一天已经在变长,晴天的日落就是天空变成烟灰色,但是阴天就像白鲸冰凉的腹部。下雨了,晚上会转成暴风雪。告别的时刻到了。从此你就是我远方的情人,我会在每个地方见到你。我还会回来看你。

照片1:自hsing的博客  

foret-13

照片2:几米的画册《走向春天的下午》

DSC00042

Posted by 欣燃 on 08月 21st, 2010 72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