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9月, 2010

 

巴尔的摩圣保罗教堂上的诗篇

也许只有纠结过,才明白他在说什么。
当心灵干枯,再干枯,庆幸还有这些财富,让心重回润泽。
还没有重回润泽。但一定会的,我相信。

Nana,不是take it easy,是痛过,想过,才会懂。

《巴尔的摩圣保罗教堂上的诗篇》

在喧闹而奔忙的世界中平静地往前走,
这是多么和平、安宁!
你要与周围所有的人友好相处
尽可能不要放弃这种努力和追求

你要轻轻但却要清晰地说出自己的真实思想
并且耐心倾听别人含糊甚至烦人的想法
因为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故事。
你要远远避开那些吵闹、具有侵略性的人,
他们会使你的精神苦恼。
如果你将自己与他人作比
那么你将变得既自负又痛苦,
因为这世上永远有着比你强和比你弱的人们。

你该享受你自己的成就和计划
保持对你自己的事业的兴趣
它们不管多么细琐、低下,都是你
在变化多端的时代能真正拥有的财产。

在商业事务中你要小心谨慎
这世上到处都有阴谋和欺骗。
你也不要让自己对美德视而不见
世界上很多人为了崇高的理想在忍饥挨饿
生活中到处都有英雄主义存在

你对你自己要诚实
尤其不要无情装有情
对爱情不要玩世不恭
在这干旱、没有希望的土地上
它是一片四季常青的绿洲。
你要认真吸取流水年华的经验
从容地向青春时光告别
你要培养自己的精神力量
以抗衡突如其来的不幸的打击
但你千万不要用想象使自己苦恼、忧伤
有很多恐惧产生于疲劳和孤独
除去有益于身心健康的原则之外
你要善待你自己

你和树木、星星一样是这茫茫宇宙的一分子
你有权力生活在这里
毫无疑问这世界已经完全为你打开
不管你于这点是不是很明白

所以你要与上帝和平相处
不论你觉得他身在何方
也不论你作出何种努力、有什么渴望
在喧闹、混杂的生活中
你应该与你的心灵和平相处

尽管这世上有很多假冒和欺骗
有很多单调乏味的工作
和众多破灭的梦幻
它仍然是一个美好的世界

记住:你应该努力去追求幸福。

1692年

镌刻于

巴尔的摩古老的圣保罗教堂

朗诵版:请到123诗社

Posted by 欣燃 on 09月 30th, 2010 1,875 Comments

被现实、被疲劳的“痛点”

中午,听她说《色戒》
晚上,看他说疲劳

坐着愣了两个小时,想说,却什么也说不出。
是不是这说不出,已经意味着话语“被疲劳”呢

我不要被现实,我不要被疲劳,我不要把自己打扮成一瓣华丽丽的大蒜,然后掉几滴眼泪,表示所谓的“理解”,表示所谓的“民族”被戳到了“痛点”,然后去“该干什么干什么”,我不要。

拉着关系,买着Gucci,住着豪宅,说着痛点。这本身,不是痛点么?
我不要。

三十岁,活在被现实、被疲劳,生存和生活痛点的挣扎里。不要。

Posted by 欣燃 on 09月 29th, 2010 616 Comments

接Nana:关于灵魂的猜想

就喜欢Nana做思想体操:一二三四,二二三四,继续继续!

关于灵魂,我的猜想:

一、本质
灵魂只是一粒类似尘埃的物质,据万有引力定律影响,移动轨迹@#$%。
它没有方位感,没有温度感,没有目的——没有目的性这点最重要,后面再说。
且它没有意识,因此也没有喜怒哀乐。像尘埃,但质地不同。

二、差别
每一个灵魂的成分和质量略有区别,由前世灵魂从躯壳迸出时的速度和所积累的程度决定。“速度”稍后再说,“积累的程度”是由“修炼”得来的,使灵魂在密度上有极大差别。大师们灵魂的质地疑为类似宇宙黑洞的高密度尘埃,质量够大质地够精,具超强大内存,甚至可以从大脑皮层备份出前世资料,故具有转世记忆。
而我的灵魂,@#$%……

三、灵魂的进入
肉体躯壳能够吸引和臬摄灵魂,臬摄对象为唯一,且一旦吸入,就不能轻易遁出。肉体躯壳与灵魂的大小、质量要匹配,匹配才能成功吸入。所以有的灵魂做狗,有的灵魂做海豚,而我们这一世是人。

四、肉体和灵魂的相互作用
肉体的 引力 吸引和禁锢着灵魂,头顶百会穴是个闭塞的单向门,用引力保持关闭状态,阻挡着灵魂逃离。所以灵魂是被“困”在肉体里的。
灵魂栖身的地方是脑神经的集中控制室,灵魂一旦进入,就可以开始操纵肉体,调用大脑皮层信息了。但灵魂对脑神经的控制极耗气血,肉体不能长期支撑,故每日要有一段时间灵魂放弃对脑神经控制以恢复气血,即为睡眠。睡眠时,灵魂恢复无知无觉的尘埃态,即为深度睡眠,仅与肉体保持极浅层的交流。半活跃期时灵魂可凌乱的连接神经和大脑皮层,是为梦,所以梦里经常有illogical的事发生。

五、大脑皮层
大脑皮层负责存储记忆和储存已经总结好的理性认识。
普通灵魂从上一个肉体出逃时,不带走大脑皮层里有关于记忆和理性认识的相关信息,而进入一个新的肉体时,新的大脑皮层是空白状态,需要重新摸索自然法则的规律,并记录规律,适应肉身和环境。
说“狗有狗性”,那只是灵魂在狗身肉体的局限和摸索中形成的。

六、关于灵魂的出走
灵魂是“困”在肉体里的。出走的唯一方式,是肉体的引力失去作用,单向门再度打开。失去作用有两种形式:肉体新陈代谢的结束导致引力丧失,即死亡,灵魂飞出体外重回尘埃状态;还有一种情况,意外导致的引力丧失,结果形成植物人。植物人不一定意味着灵魂成功遁逃出身体,灵魂可能出去了,也可能卡在遁逃通道内出不去,但又回不去神经控制室,故与肉体的联系全部丧失,无法指挥肉体神经和调用大脑皮层,就植物了,且肉体未死亡。

七、特例
说个特例,那种灵魂足够强壮,能抵抗肉体引力,打开百会穴出逃的。
小孩子肉体对灵魂的引力较弱,这个先不提,我想说的是虹化,这是藏传佛教中高僧逝去时的一种特殊现象。我理解这是一种灵魂的主动逃逸,这里就说到灵魂的速度了。
肉体具备能量。但常人不能操纵这种能量,死亡时灵魂只是肉体没了引力被释放出来。但高僧的灵魂可以操纵肉体内剩余能量,在肉体死亡前,集中这种能量,在将大脑皮层记忆中的有用信息写入灵魂后,将灵魂发射出去。
发射去向不明。我一个大胆的猜测是,它可以以第n宇宙速度进入宇宙黑洞,那里是超级灵魂的聚居地。超级灵魂的密度都大得惊人,它们聚集起来就形成了引力和密度都大得惊人的宇宙黑洞。到那里,它依旧没有方位感,没有温度感,没有目的,没有意识,没有喜怒哀乐。只是聚在一起(*)。
发射后,肉体完全被消耗,只剩下凝炼在一起的残渣,就是虹化后一尺高的余物。另外,舍利子也可能是这一过程的产物。
别说我哄你,关于虹化

八、回归
在黑洞后面,控制超级灵魂的是什么,就猜不出了,或许就是那个被描画成人形的上帝。唯一肯定的是,祂肯定不是人形的。
宇宙大爆炸是不是祂的意志,我们也猜不出。这方面目前还活着,最能猜上帝的,是霍金。他说人类还有二百年??据说宇宙大爆炸的理论里,还有一个宇宙大收缩,所有的物质在无限外放后,再密集收缩回到爆炸原点——关于这个不知道我理解得对不对,和“二百年”有没有关系。学艺不精,《霍金的宇宙》还才看了一集就扔下了。以后再研究,看看这个和高密度的黑洞和可能中的上帝有没有关系。

九、关于罪恶
这个和大脑里灵魂栖身的控制室有关。灵魂本可以接洽所有大脑神经,但灵魂在与肉体的互动中,或是灵魂形成某种惯用模式,只使用其中一部分神经,遂成为偏见和习俗的温床,或是灵魂与肉体间的刺激产生某种偏好,即成为欲望。在这种偏见、习俗或者欲望的作用下,灵魂接洽的大脑神经,有些极其强壮,有些废弃不用,便打破了原本的平衡,使神经变形,进一步也造成灵魂储藏室变形,以及灵魂本身的变形。偏见、习俗或者欲望的罪恶并非现报,而是变形的灵魂在肉体死亡、想要出离时,通路不顺被严重耗损。损失掉了质量和密度,使它在再次被新的肉体接纳时,只能与大脑储藏室小的肉体相匹配,来世即为蚊蝇或者猪了。
(上述述及灵魂,包括所有动物的灵魂,不只是人。)

十、离开肉体后
离开肉体后,灵魂作为类尘埃物质,没有大脑皮层的帮助,不再具备录入记忆的功能,无论是普通灵魂还是超级灵魂,都没有人知道作为尘埃态的灵魂是怎样的,因其不再具备记忆力。
它会飘泊到被下一个合适大小的生物体吸入,有新的大脑皮层做支撑体为止。猜想在无序的偶然运动中,这一寻觅的过程会很难。
综上,转世投胎的难度巨大,今世不易。

十一、关于创造力和潜意识
而灵魂与神经一直保持 平衡接洽 的大脑,本我的目的性最低,因各条神经都通畅,所以创造力最强。
而潜意识是灵魂和神经间一种快速调用的快捷方式,所以神奇。

综上,灵魂就是一张SIM卡,有外接设备才能使用,也才能写入信息。而我们要做的,是解放灵魂,安顿灵魂,给它一个欲望最低的放松的栖居室,以提升它本身的品质。既然我们不是超级灵魂,就为在下一个轮回里,不做猪而努力吧。
而灵魂本然放松的那种状态,于人,就是人至善的源泉了。

附赠:
1 Nana贴的爱因斯坦关于神的论述
2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在我的理解中,佛教中那些发音古怪的“咒”,它的声波震动,就是帮助灵魂健身的最完美体操了(灵魂的运动轨迹受声波震动的影响最重)。所以咒翻成译文就没有用了。。。
基本上,我的推论和心经没有冲突。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唐三藏法师玄奘译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
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 亦复如是。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 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
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
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
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
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三世诸佛,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 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娑婆诃。

文中注*的文字,可能就是经文中所指的涅磐。

注:全篇建立在推论和猜想的基础上,没“科学”依据。欢迎讨论和提供阅读资料 : )

Posted by 欣燃 on 09月 25th, 2010 162 Comments

如此的幻梦,你也信,你也享受么?(《盗梦空间》)

这是写在豆瓣的,愤怒于今日豆瓣的评分,9.4。
Snoopy在这部电影上映前就告诉我,不要相信那些评分,我还想,不至于吧。但看完,无奈。
而周围人一致的满分评价,让我更为无语了。

我不知道我该愤怒什么,甚至是否还愤怒。
日后且和知了会一起看老电影吧,如果人生是梦,至少,我还会有个快乐的梦。

———————

看《盗梦空间》一边倒的好评,我是真的诧异。是商业公司的托儿真的可以一手遮天,还是象和菜头预测的一样,豆瓣真的水了?
后一个问题貌似问得狂妄,但还是脚踏实地的写,写给你听。
  
一、特技。
如果说《阿凡达》的特技我还会喜欢,完全是因为那些特技还能让人感受到美好,他还在阐述美好。我不知道《盗梦空间》滥用到极致的特技和场面,想用来表达什么,仅仅是感官上的刺激,让你从淡而无味的生活中,偶尔还能从灰色水泥糟败倒塌的画面里,再感受一下什么是想象?
如此耗资巨大的灰色“刺激”,我是要“顶礼膜拜”了……

二、入戏。
从头至尾,只有中间十五分钟,我被带入了情节,我以为这才是精彩的开始,但很快,就被无数大而空的、或暴力、或爆炸的“大场面”赶出来了。从阿瑟第一次告诉艾里阿德妮,梅尔死了的时候,就能猜到是柯布害死了她,余下的时间,只是等着看编剧和导演怎么把故事编圆。冷眼看着,看每一个人都被欲望驱使着,看每一个人都毫无疑问的认为自己有权利为所欲为。
当柯布通过入境安检时,你为他高兴么?
我没有。
相反的,那是一只黑手开始插入世界的噩梦。
更大的噩梦,是你浑然不觉,还在激辩着讨论着故事的情节,还如此享受这样的噩梦。
最后转动的陀螺告诉你,你才是被植入的,你才是在梦中。

三、入侵。
前些日,看朋友讨论57年的美国电影《十二怒汉》,看他写那时美国电影的水准,写“冷静的理智和符合司法正义和公平的决定”。对比今日的《盗梦空间》,请你告诉我,今日的电影在传达什么?是视觉冲击,视觉冲击,视觉冲击么?
《盗梦空间》在美国和中国的大热,恰是一个悲剧。我们不用再抱怨美国对他国的“文化入侵”,你终能看到,美国的文化也同步沦丧着。一如冷眼看着这“激情上映”的影片,只冷眼看着。

四、等。
时代在众多欲望争相挟裹的合力下,巨大而沉重的车轮飞快的俯冲,一如太平洋洋面上杀死无数生灵的黑色石油,一如舟曲被砍掉的树木,和倾泻而下的泥石流。
但这一切离我们“太远了”,我们,在“优雅”的生活里,继续挥霍着洁净的纸张,踩一脚油门,让私家车漂亮的继续行驶在有如停车场的马路上。
我没有选择退场。他们说这是9.4分的好影片,我想他们不会骗我吧,我想那后面会有一个完美、警世或者诱人深思的结局,我等。
但没有,他一度很接近理性,但毫不犹豫的滑开了。当豆瓣的标签里还有“哲学”时,我感到一种讽刺,为所欲为,就是这个时代的哲学么。
还好,我让自己用一种相对舒服的姿势,看完了这部片子。如果不幸上帝是Christopher Nolan,那我也会选一个相对舒服的姿势,耳朵里听别人说着“人生有9.4分般美好!”,看着纳粹、滥权和“欲望即是真理”的思维再被植入给你,冷眼看着他,冷眼看着你的兴奋,然后,选择悠哉悠哉的过我的一生。

在“911”九周年纪念的这一天,我很“荣幸”的看了这样一部电影。应该说比起《贫民窟的百万富翁》里对印度人的歧视,此片中对中东人的暴力表现仅持续了十分钟,已是一种“进步”了。无论世贸遗址边建造伊斯兰教堂的争论以什么样的形式结束,这个世界的纷争,还在继续着。
不同于去年看完《南京!南京!》重新回到现实世界,现实给自己的那种荒诞感,看完《盗梦空间》,我高兴的走出影院,欣喜于他的扯淡终于结束了,庆祝自己又重新回到秋日,那让人感到温暖的阳光中。

Posted by 欣燃 on 09月 12th, 2010 129 Comments

新人来泡网

风华在留言中提到了六个人。三位我知道(没可能不知道),一位只知道他和一个叫“宋儒理学”但不晓得是什么的名词有联系,另两位……就不知是何许人了。
汗之余,深觉不行,很有必要把这篇写好的博贴出来,不能再不懂装懂了。。

————————
二零一零年九月七日

在泡网的这个博客里,总觉得自己放不开,可能是这里的大师多,气场太强了。
我的感觉,就像是要找来两根高跷柱着,才勉强能站在这儿和大家讨论,还站不稳,晃晃悠悠的。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的姿势很奇怪。
不要这样,太别扭了,码篇字,将自己调整回本来的样子。让我还是那个笨拙的我。

从诗社开始说。去年年底,只知诗社,不知诗社后面还有泡网的。其实自己也根本不懂诗,读书时代的三位语文老师,毁了我对文字可能有的一切好感,成绩将将能及格。真正爱上文字,是去年开始上网做蜘蛛之后的事,不想网上竟有这么多美好的文章!唉,真是落后于时代十万里的人啊,呵呵。
所以那时对诗社才那么着迷,写得真好啊,读得真好啊,兴奋得不行,搞得一刀同学总是安慰我,“你太激动了”。

后来能进诗社挺意外的,我只是找有感觉的随便读的。那时也真是无知者无畏,我以为只有十几个人听,也没太当回事——不在意什么也不怕什么的时候,状态最好,自然。
但后来才知道,看似平静的白板报,读者不少的。而泡网的面纱,越打开,才发现越深。介样哦。。。。
紧张。结果,越有想要读好的心,反而就越做作。顺带着也就明白了为何有些艺人一作成名之后再无佳作,原来那些做文艺的人,修心养性才是最难的,必修课。

现在放开了,尽力,开心,就好。
Nana说,生命就应该浪费在美好的事情上。
嗯 ^-^

顺便说两句,关于朗诵。发现:
1 读童话最容易,因为可以用假声;
2 读诗其次,因为节奏感最重要,可以掩盖掉发音的问题,而且诗大都慢,舌头有时间在口腔里做好调整;
3 最难读的,竟是散文,这个我真没想到,正在较劲和崩溃中。落基山啊,泸沽湖啊,我的大舌头啊。。
厄。。
现在练,还练得出来么?
安慰自己没关系,还有几十年可以慢慢耍呢……

言而总之,一句实话:自己连伪文青都算不上的。就在泡网好好补习丢下的文化知识吧,住在这里,左看看右看看,邻居们各有所长,挺开心的。
嗯!

哦,还有要感谢一个人,他消失许久,不知能否看见:诗社里的耳朵 :)

Posted by 欣燃 on 09月 8th, 2010 755 Comments

现实的重量才是开始(《其后》)

写完,再重看Nana哥舒Redsox的影评,重新看一些细节,发现有些可能只是自己想像中的,有些,可能并没有看懂。
没关系,既然写了,还是贴上来吧。敬请批评。

————————-

她蹙眉时,轻抿着嘴,静美中,掠过一丝忧伤。手中的丝线细细缝,轻轻咬断,侧过身子,白白的嫩脚,摆正,套上厚袜,再把折着的部分打开放平……

看完《其后》,印象中独特的,是她的脚——无论是百花开放的春天,还是绵绵雨落的夏日,她都赤裸着一双脚,白嫩的。
这身体抱恙的女子,穿得厚实,但就这么一直裸着足,总不免走神去为她担心,不怕受凉么?

风波起落。故事结尾,和服正装,她跪坐端正的等他。只那时,她才完完美美的着上一双白袜。
这裸足与白袜,莫非也是她的心境?

在这静静的故事里,导演隐喻了多少,我说不清。突兀的电车想诉说什么,什么又是银杏髻(姑娘与少妇有没有分别的?)?不了解日本的文化和故事背景,片子看得困难,观影时我总在疑问中。
这些疑问让我远离了他们细腻的小心情,忽略了那是谁喝过水的杯子*,忽略了眉目间暗藏的纠结,忽略了他们潜在心底的静水深流……。看Nana和哥舒的文章,仿似小说中交待了更多的时代背景。这些背景可能恰是我的疑问,那是一个新旧观念冲击中的日本么?曾经的中国,也有过这样的挣扎么?
(如今,还有这样的挣扎么。)

看心爱的女人,被自己的“义气”葬送在不幸中。她说医生诊断,心脏瓣膜是没有问题的,眼见着,又是一个因气郁而娇弱的女子。
三千代反复提起自己逝去的兄长,追忆。不免想到,兄长,与她这段婚姻,会有关么。
代助两次艰难的援助她,她为什么拿一个装首饰的小盒给他看呢。香水,发髻,背后是巨额的高利贷。如果这般乃是她从小习惯的生活,而习惯没有改变,那猜想着,三千代的家境是否原本殷实的?
一切,都由兄长的逝去转变了么。她的出嫁,除了报复代助报复自己,是否,还有无奈的。

这些疑问,或许只有再去读小说时才会懂。从哥舒转贴的小说结尾粗略感觉,小说和电影的差异好大。书中代助的心境,比电影里仿佛年轻许多,可不是么,那个时代,结婚三年,也就是二十三四吧,怎会有电影里的老成?还是Nana说的三十岁呢?
于是,这只是森田芳光心中的故事么?

且看森田芳光:温和儒雅的“老师”,刚愎自用的朋友,平静温和中暗藏的那许多纠结——这影片的节奏,仿佛只属于那个年代。也还好,在“效率”与耐心间,我还愿意选择后者,虽然自己深知,自己的耐心已流失了太多。
我会赞的,不是森田芳光选择了松田优作,而是这影片中光线的处理。不知你有没有同感,光影的闪动间,帮助导演成就了多少的细腻,完成了多少的感动?

其后,究竟何为“其”后,你我都说不清。在我的理解中,“其”,并非是三年前他与她在桥边道别的那一刻。
败落的家境,因恨成仇的朋友,在那时扰杂的日本,一个身无长用的书生,一个柔弱不擅家事的女子,他们面对的,是渺茫的未来。在捉襟见肘的琐碎日子里,将空气中弥撒的柔情降落纠缠于生计的重量中,未来那不忍说的,才是“其后”么?

我可能并不喜生计倚仗于贪腐兄长的浮世公子**,更偏爱于扎根在现实中的唯美。
无论,现实多么冷酷。
但也禁不住去想,他和她,他们,未来,会好么?

 

———————————-

* 感受不同的是,我会奇怪,为什么代助要急着把水泼了,一个干净的杯子在厨房仔细的冲了又冲,是怕污了自己心里的女神么?
三千代就像我自己,任着性还不会照顾自己。身体不好,生水怎么能喝。说她也是说自己:唉,姑娘,照顾好自己,别让别人担心,好不好呢。

** 不知道Nana为什么会认为代助是“知识分子”,只看到一位称谓为“学生”的人,像仆人一样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做这样的“老师”,不奇怪么。
而知识分子逃避于现实,与世无益,还能唤作“知识分子”么?

还是我对世事的无奈,还没有死心呢。。
诸位,还是不要死心吧,是么?

Posted by 欣燃 on 09月 4th, 2010 46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