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9月 8th, 2010

 

新人来泡网

风华在留言中提到了六个人。三位我知道(没可能不知道),一位只知道他和一个叫“宋儒理学”但不晓得是什么的名词有联系,另两位……就不知是何许人了。
汗之余,深觉不行,很有必要把这篇写好的博贴出来,不能再不懂装懂了。。

————————
二零一零年九月七日

在泡网的这个博客里,总觉得自己放不开,可能是这里的大师多,气场太强了。
我的感觉,就像是要找来两根高跷柱着,才勉强能站在这儿和大家讨论,还站不稳,晃晃悠悠的。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的姿势很奇怪。
不要这样,太别扭了,码篇字,将自己调整回本来的样子。让我还是那个笨拙的我。

从诗社开始说。去年年底,只知诗社,不知诗社后面还有泡网的。其实自己也根本不懂诗,读书时代的三位语文老师,毁了我对文字可能有的一切好感,成绩将将能及格。真正爱上文字,是去年开始上网做蜘蛛之后的事,不想网上竟有这么多美好的文章!唉,真是落后于时代十万里的人啊,呵呵。
所以那时对诗社才那么着迷,写得真好啊,读得真好啊,兴奋得不行,搞得一刀同学总是安慰我,“你太激动了”。

后来能进诗社挺意外的,我只是找有感觉的随便读的。那时也真是无知者无畏,我以为只有十几个人听,也没太当回事——不在意什么也不怕什么的时候,状态最好,自然。
但后来才知道,看似平静的白板报,读者不少的。而泡网的面纱,越打开,才发现越深。介样哦。。。。
紧张。结果,越有想要读好的心,反而就越做作。顺带着也就明白了为何有些艺人一作成名之后再无佳作,原来那些做文艺的人,修心养性才是最难的,必修课。

现在放开了,尽力,开心,就好。
Nana说,生命就应该浪费在美好的事情上。
嗯 ^-^

顺便说两句,关于朗诵。发现:
1 读童话最容易,因为可以用假声;
2 读诗其次,因为节奏感最重要,可以掩盖掉发音的问题,而且诗大都慢,舌头有时间在口腔里做好调整;
3 最难读的,竟是散文,这个我真没想到,正在较劲和崩溃中。落基山啊,泸沽湖啊,我的大舌头啊。。
厄。。
现在练,还练得出来么?
安慰自己没关系,还有几十年可以慢慢耍呢……

言而总之,一句实话:自己连伪文青都算不上的。就在泡网好好补习丢下的文化知识吧,住在这里,左看看右看看,邻居们各有所长,挺开心的。
嗯!

哦,还有要感谢一个人,他消失许久,不知能否看见:诗社里的耳朵 :)

Posted by 欣燃 on 09月 8th, 2010 75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