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2月, 2011

 

一个游戏

病了数日。调养身心,又花费了些时间。
我回来了。

今天读到一首诗,很喜欢。

《月夜江行》
权德舆
扣舷不能寐,浩露清衣襟。
弥伤孤舟夜,远结万里心。
幽兴惜瑶草,素怀寄鸣琴。
三奏月初上,寂寥寒江深。

说来惭愧,读到这诗,是因为一款RPG游戏里引了一句。
这些年已尽量让自己远离游戏,一来花费很多时间,二来对身体也不好。
没想到,现在的游戏已经做到这么好了。略感孤陋。
不敢买来试玩怕上瘾,只在网上看到这个视频。

[tudou id="6AJV1ImIfIA"]

字小,建议全屏观看。看不到的请点击这里可以。

“何以飘零远 此问欲问叶
何以少团圆 此问欲问月
何以久离别 此问欲问仙
何以不得闲 此问欲问天
我欲问 欲问天
何不饶人一世闲”

曲是香香的《三月》,被演绎得另有滋味。
会觉得俗么?我看了很多遍,觉得意境还很好——对自己的品味并不自信
只不知道有多少人,把自己沉进游戏里……

想开口朗读,试试看能不能学着读得更好些。散文,童话。
但糜烂的牙床总不配合的小疼。

有时候生病也挺好的,沉在漫漫的时光里,慢慢阅读。

Posted by 欣燃 on 02月 20th, 2011 87 Comments

朗读《我的遥远的清平湾》(上)

那天给墨愁说,明天再贴个好听的歌给你听。
没想到一等,让她等了这么久……
其实,我就是想录完《我的遥远的清平湾》之后,给他/她贴个陕北民歌的,呵呵。

十数日后,终于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安心,能够开口录音了。就在这欢庆的大年夜,就着隆隆的爆竹声。
史铁生先生的文字我是今年才开始读,读完无数唏嘘。《我与地坛》我的感受不深,病了三年、半卧床了近半年,家门口也有个小公园,是俺那些日子的寄托。深知心中的澎湃要有多少啊,史先生都给白描过去了。读罢就像一个有无尽话要说的人被哑在了那里。猜只那些小路和小草,知道他曾有的忧愁。
更爱《命若琴弦》,真希望东东枪读的是这一篇。在黑暗中让琴弦叮咚做响,有铺垫有高潮最秀功力。
但他选择了《我与地坛》。
说实话他朗读得真好。开始我还担心他的腔调过重,但真等读完了史先生的文章,熟悉了文字中特有的京韵,再回头听他的朗诵,他只让《我与地坛》更丰满。

相形之下俺业余得不行。只把颗心放在声音里吧,圆了虎年的心愿,向踏下一颗心对待生活的人们致敬。

心里也想着,为新的童话做准备了。

辞旧迎新之时,也给大家拜个年!一该说吉利话的时候就语塞,,嗯,就祝大家顺利平安吧。

史先生未曾离去,《我的遥远的清平湾》

如果看不到,请点击这里。文字版在这里
今天只读了前半篇。嗓子到最大极限了。
窗外爆竹声很响,录得如何听不真切。先放上来吧,有缺憾再改。背景的噪音没做处理,远方的人能听那些爆竹声。

Posted by 欣燃 on 02月 3rd, 2011 47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