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8月, 2011

 

肾源

这是今天,在朋友的博客里看到的:


上周五(8月12日)收到崔宝的邮件,说09年发现慢性肾功能衰竭,经两年中西医治疗仍在恶化。目前已开始透析,求广大兄弟姐妹帮他留意肾源。怕人多扰杂,委托了某哥们儿集中询问。周一(8月15日)收到第二封邮件,说他现在并未住院,仍在坚持工作,只是工作量不大,工作时间也自由。每周透析三次,每次四个半小时。他的相关检查还没有做完,血型是A。
他2009年的情况,我听说过一些,但没想过会这么严重。收到第一封邮件,第一个想法是我们班已经没有了一个,不能这么轻易又没有了另一个。第二个想法是信息量太少,不知道能做些什么。收到第二封邮件,也许因为已经查阅了一些东西,不那么无措,也许和我最近进出医院有关,第一个想法是还好,至少还有时间。第二个想法是,做那么久的透析,在病床上都会想些什么?
请我的朋友也帮我留意吧,有可能和医院,监狱,法警,黑市,极度缺钱者打交道的人们。血型A。

而昨天在微博上,也看到了校友们在为另一位学妹转贴,求肝源。

之前有听说过,有人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宾馆浴缸的一堆冰上,也看过报道,说十几个人一起凑钱购买旧机器自己做血液透析。就是这样,也没有意识到器官移植的需求量有多大。
昨天搜索了一下。挺让人心惊的数字。

昨天,俺只停留在不成熟的愤慨:我们竟没有一个可以信任的捐赠器官的组织!
可今天再看朋友写下这些话,愤慨于事无补。

“有可能和医院,监狱,法警,黑市,极度缺钱者打交道的人们。血型A”,话悲凉的余音外,希望能救一条命,求助万能有爱的泡网。

————–

一句题外话,在死亡面前,无论垂死的那个人,是好人坏人,是何种信仰,你都会救么

Posted by 欣燃 on 08月 16th, 2011 1,642 Comments

火车头

上周五清晨,到周日夜深,整整三天,快乐的时光。
张北,贡宝拉格,正镶白旗,桦皮岭,绕行赤城、雕鹗,看一路的群山峻岭与古长城,经官厅水库,深夜回京。
不想多写,是那些快乐我没有能力写得既鲜活又有趣,于是不做Nana的剧透版,坚决不。那些欢乐敬请期待“人生不过如此”。

我只写写一路上的一些小细节吧,那些很值得细细记述。
出去游玩,永远在意的不是去哪儿玩,而是和谁一起去:

About: 许宝宽老师和他的朋友
我想,同行的人,都愿意把感谢先留给在当地帮助我们的他们。我们在第三天才知道,为了照顾我们几个年纪轻的小盆友,许老师和他的朋友们把房间让给了我们,而发已花白的他们,打的地铺。
那一天,因为张北音乐节的盛会,宾馆爆满,想多要一床被子都没有。我真不知道他们怎样熬过的那个冷的夜晚。
临行前,鲍昆老师和Nana说,该高兴,认识许老师那么好的人。
我不知道该怎样说,不是用感动来记述。
慈。

About: Nana
Nana,就不用多写了,大家hiahia呀的在人生不过如此里跟贴,有时还为争个宠而小欢欣,嗯,哎呀哎呀~~
方少和许老师说,自己不是老大,Nana才是老大的时候,我们点头。许老师还是有些惊讶的。
这是真的。
这是第一次和Nana一起出去玩,虽然想到她会很棒,但那一幕发生时,还是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张北的草原音乐节,天已黑透,四五万人(方恨少估计的人数),挤在台前的广场上。没有维持秩序的人,没有预留的安全通道,只有青春特有的躁动不安,和还在试图向前挤的人群。
不安全的念头,从一入场,就笼罩在我们心上。尽量劝说后面的人不要再向前挤,一旦有踩踏发生,太危险了。但还有人不听。她们挤过了我。到Nana那里,Nana硬顶着不让她们再往前挤。那姑娘有Nana两个壮,看Nana拿自己的瘦肩膀硬撑着和她们扛,把我看傻了。
你能想象Nana的倔强,和顽强?
我捏把汗。
晚上,翻书时,我和Nana说起自己的郁郁,说起和那些烂人生气。Nana说,这有什么好生气的,我给你讲我在深圳和一个男人打架的故事吧。“是真的打架”,她说。
她开始说,balabalabala。过程省略一千字。
结论:Nana的勇敢,是因为她对。
但她还是把我和方恨少吓着了。第二天晚上吃饭,望见窗外大街上,两车挂蹭。因为喝了大酒难缠,两拨人推搡着末叽,我们饭都吃完了,他们酒没醒,还在末叽。
吃完饭往外走,Nana说,哎呀他们怎么还没完,我去劝劝。
我我我我我,,,
幸好被方少给拉回来了。。。。
勇!

Hufey
第一次见这个名字,是在民老头的博客里。话说民老头写得云山雾罩,我看得不得要领。。总之总,最后就看明白了两个字:好人。
真是好人,默默中。
混乱的人流里,他悄悄走到最后,怕我们走失。
这几天他开车累,熬得不行。下车拎行李时,眼里全是疲惫,还硬打着精神。
发照片时,我给hufey说谢谢。
他说,欣燃你太客气了。
嘿嘿。
小宝称hufey为“匪爷”。这两个字真不在本意。
沉。

小宝
小宝是热烈的,热烈得滚烫。爱你,就跑一整条街去给你买一根冰棍,爱你,就啥都用上了,爱之深责之切骂得你没辙没辙。。
她如果爱你,就会用她的方式,对你巨好。比如,Nana手捧着一大束她摘来的野花加向日葵,都不知该往哪儿放。。
宝儿是真诚的,只要你懂她爱你的方式。
回来,宝儿说:…..爱死你们四个了!!!
这是她表达。
Hufey说:也爱死你们四个了
烫。

方少
方少是让我心里最沉的一个,所以放在最后写。
用两个词形容:传奇,刀客。
如果只说一件事,那么我愿意说这一件:
午饭时的小餐馆,一个才上二年级的胖墩墩的小男孩,主动的帮妈妈招呼客人,他会问你要什么,给你指去哪里可以洗手。
点菜单都是他写的,很难的字都会写。
方少说,你们带那么多零食,还不给他拿一个。
“这会是你们此行最有意义的事”,他说。
这件事我记得最清楚。
不过,话说,小宝偏心啊,还是把最好吃的留下给Nana,哈哈~~
说回方少。再一幕,是水库边,夕阳下,他低头时的怅然…
方少,不是用帅来形容。

欣燃
哎呀,这是哪家孩子那么不省心,一会儿晕车一会儿又粘一身刺回来,还肉吧叽叽总走在最后。独生子女啊,,唉,靠墙边罚站去。
边罚站,边罚给小宝唱一百遍黄鹂鸟

写完了,还是忍不住想剧透。大片啊,乐队啊
Nana,你快写哦~~

贴两张“糖水片”吧。整个泡网,也只有我这样小学生似的写字,也只有我贴糖水片。
也谢谢你,把这些字看完 : )

—————

这些字,是我在下午写的,为了挑几张照片,拖到晚上才发。
Nana手快啊,三下五除二就把我发她的照片剪辑好贴了出来。
“大片”曝光了,就等“乐队”了。
最后,祝方恨少,生日快乐!!

那些糖水(点击看大图):

Posted by 欣燃 on 08月 2nd, 2011 96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