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

 

火车头

上周五清晨,到周日夜深,整整三天,快乐的时光。
张北,贡宝拉格,正镶白旗,桦皮岭,绕行赤城、雕鹗,看一路的群山峻岭与古长城,经官厅水库,深夜回京。
不想多写,是那些快乐我没有能力写得既鲜活又有趣,于是不做Nana的剧透版,坚决不。那些欢乐敬请期待“人生不过如此”。

我只写写一路上的一些小细节吧,那些很值得细细记述。
出去游玩,永远在意的不是去哪儿玩,而是和谁一起去:

About: 许宝宽老师和他的朋友
我想,同行的人,都愿意把感谢先留给在当地帮助我们的他们。我们在第三天才知道,为了照顾我们几个年纪轻的小盆友,许老师和他的朋友们把房间让给了我们,而发已花白的他们,打的地铺。
那一天,因为张北音乐节的盛会,宾馆爆满,想多要一床被子都没有。我真不知道他们怎样熬过的那个冷的夜晚。
临行前,鲍昆老师和Nana说,该高兴,认识许老师那么好的人。
我不知道该怎样说,不是用感动来记述。
慈。

About: Nana
Nana,就不用多写了,大家hiahia呀的在人生不过如此里跟贴,有时还为争个宠而小欢欣,嗯,哎呀哎呀~~
方少和许老师说,自己不是老大,Nana才是老大的时候,我们点头。许老师还是有些惊讶的。
这是真的。
这是第一次和Nana一起出去玩,虽然想到她会很棒,但那一幕发生时,还是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张北的草原音乐节,天已黑透,四五万人(方恨少估计的人数),挤在台前的广场上。没有维持秩序的人,没有预留的安全通道,只有青春特有的躁动不安,和还在试图向前挤的人群。
不安全的念头,从一入场,就笼罩在我们心上。尽量劝说后面的人不要再向前挤,一旦有踩踏发生,太危险了。但还有人不听。她们挤过了我。到Nana那里,Nana硬顶着不让她们再往前挤。那姑娘有Nana两个壮,看Nana拿自己的瘦肩膀硬撑着和她们扛,把我看傻了。
你能想象Nana的倔强,和顽强?
我捏把汗。
晚上,翻书时,我和Nana说起自己的郁郁,说起和那些烂人生气。Nana说,这有什么好生气的,我给你讲我在深圳和一个男人打架的故事吧。“是真的打架”,她说。
她开始说,balabalabala。过程省略一千字。
结论:Nana的勇敢,是因为她对。
但她还是把我和方恨少吓着了。第二天晚上吃饭,望见窗外大街上,两车挂蹭。因为喝了大酒难缠,两拨人推搡着末叽,我们饭都吃完了,他们酒没醒,还在末叽。
吃完饭往外走,Nana说,哎呀他们怎么还没完,我去劝劝。
我我我我我,,,
幸好被方少给拉回来了。。。。
勇!

Hufey
第一次见这个名字,是在民老头的博客里。话说民老头写得云山雾罩,我看得不得要领。。总之总,最后就看明白了两个字:好人。
真是好人,默默中。
混乱的人流里,他悄悄走到最后,怕我们走失。
这几天他开车累,熬得不行。下车拎行李时,眼里全是疲惫,还硬打着精神。
发照片时,我给hufey说谢谢。
他说,欣燃你太客气了。
嘿嘿。
小宝称hufey为“匪爷”。这两个字真不在本意。
沉。

小宝
小宝是热烈的,热烈得滚烫。爱你,就跑一整条街去给你买一根冰棍,爱你,就啥都用上了,爱之深责之切骂得你没辙没辙。。
她如果爱你,就会用她的方式,对你巨好。比如,Nana手捧着一大束她摘来的野花加向日葵,都不知该往哪儿放。。
宝儿是真诚的,只要你懂她爱你的方式。
回来,宝儿说:…..爱死你们四个了!!!
这是她表达。
Hufey说:也爱死你们四个了
烫。

方少
方少是让我心里最沉的一个,所以放在最后写。
用两个词形容:传奇,刀客。
如果只说一件事,那么我愿意说这一件:
午饭时的小餐馆,一个才上二年级的胖墩墩的小男孩,主动的帮妈妈招呼客人,他会问你要什么,给你指去哪里可以洗手。
点菜单都是他写的,很难的字都会写。
方少说,你们带那么多零食,还不给他拿一个。
“这会是你们此行最有意义的事”,他说。
这件事我记得最清楚。
不过,话说,小宝偏心啊,还是把最好吃的留下给Nana,哈哈~~
说回方少。再一幕,是水库边,夕阳下,他低头时的怅然…
方少,不是用帅来形容。

欣燃
哎呀,这是哪家孩子那么不省心,一会儿晕车一会儿又粘一身刺回来,还肉吧叽叽总走在最后。独生子女啊,,唉,靠墙边罚站去。
边罚站,边罚给小宝唱一百遍黄鹂鸟

写完了,还是忍不住想剧透。大片啊,乐队啊
Nana,你快写哦~~

贴两张“糖水片”吧。整个泡网,也只有我这样小学生似的写字,也只有我贴糖水片。
也谢谢你,把这些字看完 : )

—————

这些字,是我在下午写的,为了挑几张照片,拖到晚上才发。
Nana手快啊,三下五除二就把我发她的照片剪辑好贴了出来。
“大片”曝光了,就等“乐队”了。
最后,祝方恨少,生日快乐!!

那些糖水(点击看大图):

Posted by 欣燃 on 08月 2nd, 2011 859 Comments

在陆地上航行的泰坦尼克

我们,是在陆地上航行的泰坦尼克
冰山,在各个角落
冷,包围着我和你
可我们还努力着
给自己信心,温暖
身边的角落

船在大陆架上,不见沉没
但为何鲜血,染着每个角落
你是否是那只乐队
望见死亡来袭,仍奏着宁静的
乐章
乐章里
诉说着什么

—————

不想说什么类似“逝者安息生者坚强”的话。
默哀。

Posted by 欣燃 on 07月 24th, 2011 503 Comments

那年,你第一次说“傻逼”

那年,你第一次说“傻逼”,而你并不懂得其中的含义,你想模仿的,只是大人们说“傻逼”时的神情。
那年,你又一次说“傻逼”,这次,是背着妈妈,偷偷的。你已知道这不是个好词,你只是想试着说,好像挺好玩,是么。
那年,你再一次说“傻逼”,是你受不了你的一位同学。“丫怎么能那么想?”那时你并不知,他所面对的生活和家庭。你也觉得,无需知。
而那一年,你认真的说了句“傻逼”,对着狂妄老师的背影。你突然感觉到,这个词赋予了自己勇敢,也给了自己傲视凡俗的尊荣。
它是一种动力。是的,那时,我们没有信仰,无可信仰,它即可是信仰。是么?

后来,在“傻逼”的板砖横飞间,你开创了自己的天下,唤醒那些本在沉睡的灵,与你共舞,与你战斗。
战斗的快感里,你有没有那么一刻,停下来摸摸头,问自己,战斗是为了什么?

为了信仰,信仰一个更好而没有伤害的世界;
为了勇敢,勇敢而彪悍的对付强权与世间不义;
为了可以藐视,藐视那些你不想知也不相信的生活与家庭;
为了可以好玩,调戏自己,也调戏老朋友;
最后,你也乐呵呵看别人,模仿你说傻逼时的,神情。

区别是,那年你四岁,如今你四十岁。你长大了。

Posted by 欣燃 on 06月 29th, 2011 178 Comments

太阳村的那些孩子们

北京五月里的天气,是最好的,还不至于太热,而温差也比春天小了很多。
今天趁着天气好闲游,去了顺义,在北六环外的一个收养儿童的村落,太阳村。

这个村子有点特殊,因她收留的不只是孤儿,而是犯罪服刑人员的未成年子女。
这民间创办的机构运营已有十年。初次来,对于她目前的运营模式、财务的透明程度了解都不深,暂不代做宣传,而我想说的,是孩子。

之前看过一个采访,张淑琴奶奶,村子的创办人,说在筹款时遇到很大障碍,因为很多人不解,为何不去帮助好人家的孤儿,而是帮助罪孽深重的“犯人”的孩子。我不理解他们为什么不理解,都是孩子,他们无法选择投胎于怎样的家庭,他们已承受了比别的孩子更多的委屈和苦难,为什么不能帮他们呢?

村落虽小,但要深入去了解,是要一段时间的。今天无目的的四处乱转时,被一位姑娘邀请进了宝宝房,就泡在了宝宝房。
我以为这姑娘是志愿者。她说不是,她就是村子里的。
那么我明白,她也是这群体里的一员了。
半天里发现,在这里,大孩子帮助带小孩子,是经常的事情。

我想说的是宝宝房里一到四岁的孩子们,经历在他们身上刻划下的痕迹。

太阳村 - 蜻蜓

蜻蜓。我在接待室里就遇见了她,一个不到两岁的小女孩儿,独立、活泼、好动。她被抱来的时候还在襁褓中,所以完全没有家庭、父母的概念,也没有被父母影响,性格里是健康的。
不到两岁,她已经可以分清左脚和右脚的鞋,穿错了自己会改正。缺点是嘴极馋,如果跑来粘我只有一个理由:为了糖果。。。

女孩儿A。原谅我,一共17个孩子,本来就有姓名遗忘症的我,真的没能记住他们的名字,暂且用女孩儿A来代称。当我刚坐在地板上时,她就过来,说“抱抱”。抱抱,是小孩子最基本的一种情感需求,17个孩子两个阿姨,是抱不过来的。没有母亲的温暖,让我略感惊讶的是,他们会如此信任并愿意投向一个陌生人的怀抱。
不过后来理解了,来看望孩子的“客人”一拨拨的来,这些孩子早已习惯。而如此的成长方式,让孩子们从小就懂得群居生活的基本纪律和礼貌。这点上,比起独生子女要强很多。想起我干哥的孩子骄纵得不行,我就皱眉头。

儿童村 - 小洋孩儿

男孩儿B,照片里啃西瓜的那一个。他像是个外国孩子,健康,但天性比较凶。很聪明,吃完自己的就惦记别人的,就等着别人说吃不了了,就上来抢走。这还能保持基本的礼仪,但有争执时敢去推搡大的孩子,骠悍是天性。但基本属正常。

男孩儿C,比较内向。他很好奇的看我照相。我说给你照一张好不好,他说好,很乖的坐在那儿等我照。
照片后面的是带他们的阿姨。

DSCN1178

女孩儿D,草莓。很漂亮很漂亮,大约三岁,她也要我抱,并希望我只抱着她。别的孩子只是抱,但她会完全靠在你身上。
渴望身体接触的面积,是否也是心理的暗示,对关爱的期盼,还是匮乏?不独立、依赖别人的性格,多少是天性,多少是经历的原因?
这里的孩子,很少是从母亲怀里直接接来太阳村的,更多的,是从哈里波特的恶舅妈或者詹姆斯的恶婶婶那里被收留过来的。我会理解他们的那种依赖,那种粘人,因为自己在婴儿期也曾被寄养,结果仿佛,一生里都缺一种关爱感和安全感。被寄养而没有得到足够关爱的孩子,有没有性格里的共性呢?

男孩儿E。到他这里,问题来了。他要我站着抱着他,5555,我抱不动。。我告诉他我抱不动他,我坐着抱好不好,他说不。一会儿,他很小声的对我说:“我想打你”。
来之前心里有准备,这些孩子心里会有阴影。我对他说,我对你很好啊我还抱了你,我对你这么好,你为什么要打我,你应该对我好才对。
他在想,可能觉得我说的有道理,看着我,就不再说了。
你能看到他幼小的心里,曾有的暴力的阴影,和暴力目标指向的完全非理性。
过一会儿他又来缠我,要我站着抱着他。我重复:我抱不动你,我坐着抱好不好,他短而急的说不好。我说,我带你吃东西好不好,他还说不好。我说,我带你去玩玩具好不好,他说不好。我说你不说不好好不好,他说不好。我说,那好,你说“不好”,好不好?他想了想,又想了想,不能再表达“不好”,就不吭声了……
你能看见,他是为叛逆而叛逆的。我们叛逆在青春期,而他,不超过四岁。
我不知他经历过什么。

强强。哎哟可有一个我记住名字的了。
第一次他找我,是他把阿姨带来的强生矿物油洒了一地,他请我帮忙。我带他去洗手。
一小时后,他看别的小朋友来找我抱,他也要抱。小手冰凉。我注意到他头上有好几块伤痂还没好。
他说,我想打你。
。。。我不记得我说什么了,我只记得我揉着他的小手。问了阿姨,知道他是去年十月才被接进园子的。
这时草莓赖过来了要我抱,我对她要求,两个小朋友一起抱,不能只抱你一个,她同意了。于是左手强强右手是她。
临走时,和两位阿姨打招呼。阿姨马上招呼小朋友们和我说再见。小朋友们很乖。
在门口穿鞋,不知是刚好,还是怎的,强强靠在门边,抱着玩具,对着我。
我说阿姨还会来看你的,不久就会再来的。小家伙眼里竟盈起了泪,越盈越多。
额的神。。。我突然想起带了话梅,赶紧给他拿。小孩儿嘛,有吃的就乐,总是没哭出来,阿弥陀佛。

DSCN1179

太阳村,这只是其中一到四岁的孩子,最天真无邪、还容易去改变的。在路上碰见的那些大一点儿的孩子的神情里,有的是更为复杂的东西。那里有没有仇恨?那些扣儿时日已久,不是朝夕间能解开的。

还是一样,村子的状况了解不多,不介绍也就不贴图了。如果感兴趣,太阳村的网站在这里,请自行了解。

而对那些拐卖孩子的,披着官皮拐卖孩子的,咬牙切齿绝不足以形容。

—————————-

另外想说的是,孩子的“邪恶”。其实人都是善恶混织的动物,我们不能设想孩子就一定纯真。他们也有“恶”,生性里的,后天娇惯、或者挫折出来的。

昨天和小宝煲电话粥,她说欣燃你不要那么酸,你要有一种大的情怀。
宝儿说的对,这话我想了一天。
人该有一种构建在“小”之上的,大的情怀。

Nana,在这里,电影《被人嫌弃的松子的一生》,松子的学生因爱而报复松子的故事,很可能不是虚构的。很可能会真的发生……

Posted by 欣燃 on 05月 15th, 2011 1,158 Comments

王自健张伯鑫,说的不是相声

Posted by 欣燃 on 05月 4th, 2011 737 Comments

一件小事

在现如今中国的大环境下,如盲目相信网络评分,智商一定是有问题的。
但我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发生。
如果是你,你会怎样做??

去某店做头发,无论店铺的状况,还是师傅的手艺,都与网络评分相差甚远。没有计较。
虽在结账金额上双方的领会有分歧,也没有发生不愉快的事。双方和颜谈妥。
一般,我对能力有限,但态度老实诚恳的人,不会去刁难。

一切波澜未起。但故事,是发生在回家以后。
我在大众点评网上,实事求是的就其技术给了个差评。
半小时后,一电话打进,不想竟是该店店长。
他是看到网上点评后,追踪回访。

了解情况,道歉,回店重新消费……一切处理都主动认真,超出期待。
虽然不相信他们有能力再把头发做好,至少态度很满意。
但再往后,他的要求让我发火了。
他提出,退些费用,要我删除那条差评。
“你的评论会给我们店和那位师傅带来‘很大影响’。”

拒绝得很坚决,挂电话。
到此明白,虚高的评分,竟是这样来的。
有点儿不太相信。

再看,大众点评网那家店铺的页面上,只有8个差评。
我可以这样推测么,也就是说,只有8个人折了人民币的面子,拒绝了删评?

我不想说那家店怎样,那个店主人怎样,他们只是这社会的一角、缩影。
我想说的是,在个体利益的博弈里,你真的可以允许别人用钱,买你的一个口碑么?
一座曾经骗了你的碑,你吐上一口口水。但因为碑主人给钱,你又跑去把碑擦擦干净,让他继续光鲜?
然后点着人民币,再向着另一个貌似光鲜的店跑去,满怀期待?

悲的,不是商家无良,而是我们允许。

Posted by 欣燃 on 04月 8th, 2011 142 Comments

一个游戏

病了数日。调养身心,又花费了些时间。
我回来了。

今天读到一首诗,很喜欢。

《月夜江行》
权德舆
扣舷不能寐,浩露清衣襟。
弥伤孤舟夜,远结万里心。
幽兴惜瑶草,素怀寄鸣琴。
三奏月初上,寂寥寒江深。

说来惭愧,读到这诗,是因为一款RPG游戏里引了一句。
这些年已尽量让自己远离游戏,一来花费很多时间,二来对身体也不好。
没想到,现在的游戏已经做到这么好了。略感孤陋。
不敢买来试玩怕上瘾,只在网上看到这个视频。

字小,建议全屏观看。看不到的请点击这里可以。

“何以飘零远 此问欲问叶
何以少团圆 此问欲问月
何以久离别 此问欲问仙
何以不得闲 此问欲问天
我欲问 欲问天
何不饶人一世闲”

曲是香香的《三月》,被演绎得另有滋味。
会觉得俗么?我看了很多遍,觉得意境还很好——对自己的品味并不自信
只不知道有多少人,把自己沉进游戏里……

想开口朗读,试试看能不能学着读得更好些。散文,童话。
但糜烂的牙床总不配合的小疼。

有时候生病也挺好的,沉在漫漫的时光里,慢慢阅读。

Posted by 欣燃 on 02月 20th, 2011 87 Comments

朗读《我的遥远的清平湾》(上)

那天给墨愁说,明天再贴个好听的歌给你听。
没想到一等,让她等了这么久……
其实,我就是想录完《我的遥远的清平湾》之后,给他/她贴个陕北民歌的,呵呵。

十数日后,终于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安心,能够开口录音了。就在这欢庆的大年夜,就着隆隆的爆竹声。
史铁生先生的文字我是今年才开始读,读完无数唏嘘。《我与地坛》我的感受不深,病了三年、半卧床了近半年,家门口也有个小公园,是俺那些日子的寄托。深知心中的澎湃要有多少啊,史先生都给白描过去了。读罢就像一个有无尽话要说的人被哑在了那里。猜只那些小路和小草,知道他曾有的忧愁。
更爱《命若琴弦》,真希望东东枪读的是这一篇。在黑暗中让琴弦叮咚做响,有铺垫有高潮最秀功力。
但他选择了《我与地坛》。
说实话他朗读得真好。开始我还担心他的腔调过重,但真等读完了史先生的文章,熟悉了文字中特有的京韵,再回头听他的朗诵,他只让《我与地坛》更丰满。

相形之下俺业余得不行。只把颗心放在声音里吧,圆了虎年的心愿,向踏下一颗心对待生活的人们致敬。

心里也想着,为新的童话做准备了。

辞旧迎新之时,也给大家拜个年!一该说吉利话的时候就语塞,,嗯,就祝大家顺利平安吧。

史先生未曾离去,《我的遥远的清平湾》

如果看不到,请点击这里。文字版在这里
今天只读了前半篇。嗓子到最大极限了。
窗外爆竹声很响,录得如何听不真切。先放上来吧,有缺憾再改。背景的噪音没做处理,远方的人能听那些爆竹声。

Posted by 欣燃 on 02月 3rd, 2011 475 Comments

如果你悲伤

《如果你悲伤》

如果你悲伤
我最愿的是你快乐
将悲伤轻轻抹去
像三月温和的风

如果你悲伤
我最愿的是你拥有暖阳
不像夏日的炙热
只给生命洒满阳光

如果你悲伤
我愿将手放在你身旁
世界并没有叫做“重要”
重要的,只是你的快乐和忧伤

如果你悲伤
如这世间一样
那我们且一起悲伤
将泪,流在大地上

—————————

如果这还可以叫做诗的话,那就送给泡网。

(想在博客里插入林海的钢琴曲专辑《城南旧事》,但不知道怎样抓虾米可以抓一整张专辑过来。
如果同喜欢宁静的钢琴曲,请移步这里

Posted by 欣燃 on 01月 9th, 2011 597 Comments

且狂


这几天沉重,这几天什么都不能说,这几天甚至说不清是不是真心的从心底里互道新年快乐,只让自己真的假的high着,配合、并给别人能带来快乐。
只夜深人静时,任自我的焦虑蔓延。


豆瓣里一个笑容甜美的姑娘,在年前去了。我家楼上,十八层,一位不知名的邻居也在昨晚纵身一跃绝了红尘,自此飘去,只留下一个在恐惧后会被遗忘的谜。
除了媒体和公众关注中的冤情外,谁又来承担这些纠结生命的重量。


相信未来。
年前,我在新浪贴了两次Nana朗读的《相信未来》。但今天面对诸多沉重,却不再甘于理智的文字和诗歌的平静。
今天无意中听到王菲老早前的这首《光之翼》,不懂摇滚但每一个细胞都渴望摇滚的感觉再次迸出。
这是她第二首我能说喜欢的歌,前一首是普通话版唱诵的《心经》。
穿越时空,暂且沉入2001网络摇滚狂乱版的相信未来——对未来和希望的渴望。

Posted by 欣燃 on 01月 3rd, 2011 24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