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偶尔戏剧’ Category

 

赵君自强

谁是赵自强?
如果不是身在台湾,很少有人知道他。你一定听说过赖声川,但未必知道赵自强。
第二篇博,搞搞个人崇拜,我的偶像赵自强。

赵自强

身高169cm
体重76公斤(历史数据)
单眼皮小眼睛
带眼镜

欣燃就这个品味?没错,请继续听我说。
他是表演工作坊鼎盛时期的几位台柱子之一,99版《暗恋桃花源》里饰演老陶。
个人认为,《暗恋桃花源》只是表坊作品里比较容易被大众接受的一部,但并不是最好的一部。最好的几部则出自金士杰之手,和表坊成员的集体创作。
这最好的几部里,都有赵自强的身影,且功不可没。

读哥舒夜带刀的影评经常会有这样的感觉,他在兴奋的自说自话,但他提及的那些影片若不是一一认真看过,你断难明白他所阐述的深意的。
避免这个问题,俺不评论这些“久远的”、大陆所看不到的话剧了。只是猜,话剧舞台那么大,一位演员独自撑住台面是很需要些功力的;而独自撑住台面又能引人入胜——灯光消失了,背景消失了,舞台消失了,周围的观众也消失了,于你,甚至连表演者都消失了,只剩下一个人和一个你不曾知道的故事——畅想,作为一个话剧演员,能达到如此境界,这是多么大的幸福!
赵自强就是少有的能达到如此境界的话剧演员了。
什么是功力:同事生病不能演出,他来救场,一个完全陌生的本子从接手到上演只有7天,演出完美无瑕。(《一夫二主》)
可你知道么,他不是学表演的。新闻学学士,劳研学院硕士,这才是他的学历。

更佩服的,是他的“激流勇退”。他没有贪恋票房很好的那部所谓的表演工作坊的“最佳代表作”,而是离开了表坊,创建了自己的“如果儿童剧团”,选择了那条儿童话剧和儿童节目的冷板凳。

三届台湾电视金钟奖最佳儿童节目主持人奖。孩子心中的“水果奶奶”。

广播方面也得到了优良广播儿童节目暨少年节目奖最佳儿童主持人奖。

但这一切我未得亲见。一道海峡,和一道万人骂的墙,让这些只笼罩在传说的光芒中。
于是,只有盲目的个人崇拜了。

 

表坊的作品我是买碟看的,收集了十几张,碟片没有话剧现场的互动和感染力,很遗憾,但已经很棒了。只推荐最钟意的那几部给你吧,在东环广场地下的碟片店里不知还能不能买到。

乱民全讲 永远的微笑 意外死亡(非常意外!)

乱民全讲》2003年表演工作坊集体创作,反思那时的台湾。很精彩。
不知你看完,是不是和我一样为阿雅惋惜的。

意外死亡(非常意外!)》,这是《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的台湾表坊版,金士杰导演。赵自强在这出话剧里有极其出色的表演,且表演的状态十分放松。
这出话剧好像是2005年排演的。
但对之后“意外死亡”在现实中的接连上演,我什么也不想说。

永远的微笑》。这是一部杰作,金士杰编剧导演。唯一可惜的是,除了曾江,另两位初涉话剧舞台的影视演员的表演,实在是差得太远了。
但这仍然不影响她是一部杰作,如果你心里也有一个小王子的。

还有一部作品,如果对话剧极度发烧,且又愿意看像《樱桃的滋味》那样的影片的话,我倒是很推荐:《红色的天空》。演员不上妆,以年轻的身躯描绘养老院里老年人心灵的老态,很枯燥很出色。
(写到这儿不禁想,我们的泡网养老院会怎样?我相信那时,我们会用年老的身躯唱年轻的歌。)

跑题了。其实最重要的是想说,(回到偶像与个人崇拜),我想把我刚录完的《小王子》,送给她的译者姚文雀,也送给我的偶像赵自强~~
^-^

(能找到的他不错的照片,就只有这张黑白的了。)

 赵自强

 

一个文学和文艺方面的小学生,话唠完毕,脸红,跑开。
呵呵。

Posted by 欣燃 on 07月 18th, 2010 22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