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唠唠叨叨’ Category

 

介子和纸裤裤

王佩喜得子,让我一年前对他生个姑娘的祝愿落了个空。那时想着是姑娘疼爹呢,晚年会很幸福。儿子更多的,是志在四方。
如今,遂父之志,元澄。
由新出生的小生命,想到些零碎的事,打开word,写写一个小婴孩儿除了奶水、襁褓外,必不可少的,介子与纸裤裤。

 北京土话,管尿布叫“介子”,发音是这样的。说起来比“尿布”貌似好听许多。33年前老爸在中年得女的欣喜里,又给它起了个专属于那个年代的、更诗意的名字,“红旗招展”,可想见那时日子过得不容易,能有布用,已然不错,不能再挑三拣四的选颜色,也可见照顾还是小婴儿的我有多麻烦,爸说每天洗介子一洗就是一大盆,晾得满院子都是,一进排子房巷口,老远就能看见院子尽头“红旗招展”的。这并非是要庆贺什么喜庆的日子,满满的,都是我每天的糗事,呵呵。
“大人”就是这样,糗事要说到孩子上中学了,才肯停。虽然再过上二三十年回忆起来,都是温馨的。 

大概七八年前吧,记不清具体的时间了,开始知道了纸尿裤。自此孩儿爸妈们没了洗尿布的辛苦,过几个小时就换一个纸尿裤,大人不累,宝宝可能也舒服。每次看人家把孩子的小脚提拉起老高,在光溜溜的小腿小屁股上罩上个纯白或是印个小紫花的纸裤裤,都是一种特殊的体验,而俺每次都着急着给只知道啃手指的娃娃穿戴好,暖暖的,可别冻着了。
穿戴好时,小脸儿一乐,大人孩子心里洋溢的,都是幸福。

纸尿裤已经很普遍了,偏偏七哥传统,前年坚持着,要给他即将出生的宝宝用尿布。“尿布舒服。”于是勤劳的一家人紧忙活,挑最软和的白棉布裁成一块块的。孩子二十多天的时候俺过去看望,干燥的寒冬里一进他家门,就觉得家里湿润润的,除了特有的奶香,暖气上烤着的那许多白色棉布,让家里更添些温馨的味道。纸裤裤是凉的,布是柔而热的。
去他家前,妈特意说,要我给孩子洗块介子感受一下,七哥对这要求也心领神会,让心里孤凉的我食食“人间烟火”。他的宝贝儿可是真帮忙啊,正说着这事时,就便便了, 我 “实习”的工作圆满了。
接过来,热腾腾……,其实带过小婴儿的都知道,孩子只吃奶,所以,不算脏。把布泡在水里细细搓,难洗的不是脏,而是颜色,那是胆汁的原因么,很奇怪的绿色。
洗净,心里是快乐的。孩儿她妈把塑料泳池充好气放满温水,小家伙脖子上带着游泳圈,泳姿把一家大人逗得乐。

两年很快就过去,转眼,王佩也有孩子了。第一个想到要去准备的,便是纸尿裤裤,这俗而不雅的东东,只是千里外帮不上啥,想让大人少付些辛苦。

初为人父母是什么滋味,真的不知道,只有尝过才知吧。
只知生命就此不同。
恭喜王佩夫妇。

Posted by 欣燃 on 12月 16th, 2011 969 Comments

感恩

Nana说:
“欣燃,好多天没见你,也不知道你在忙什么。”

因为自己心虚,她平平常常的一句话,却在心里映出了许多责备。
溜溜反省了两天。

今天晚上很晚才回到家,本打算在互联网上只看上一眼就睡,只看看你们是不是都还好。
可荧幕上那些字偏偏都读进不去,心思归拢不到一起,只望着Nana博客里火鸡焦黄的肉身上那颗红色的大图钉发着呆……

先是我病了,虚弱的望着天;
我还没好利落,妈妈又病了——病本身加上和爸爸怄着的气,又为她治病平添了许多障碍。
一边想着办法让生活在老弱病残里还能转得动,一边得了空闲,就在豆瓣小组里为释放委屈和难过乱折腾着。确实很感谢那个小组,80后和85后的孩子们安慰人的方式简单直接而且热烈,给因疲惫而脆弱的心许多温暖、安慰。
那时在看你们的博客,看你们写的文学、文艺、科技,看了,却无力应答。
也无力去整理记录自己的生活。

七付中药后,今天,妈妈的身体好多了,带她去亲戚家散心归来,上网,才得知今天是感恩节。没有宗教信仰,不想装样子去“感恩”。虽然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妈妈在慢慢康复。
晚上回来时,大半轮月刚爬上树梢,昏黄,但却因为大而莹润。月亮上那些山川清澈迷人,看得我驻足,满心欢欣。
其实欢欣的,是它映着心里燃起的希望。

前天想说,风华,《阳光集》真好。今天想说,风华,愿阳光永远温暖;
前天无语,躲着Nana。今天写这一篇,回给Nana。其实更是给自己一个交待。

Nana,灭火器有保质期,好像是6至18个月。北京高层写字楼每年都有防火演习,我在想,拿近效期的灭火器来演习是很好的,也可以教大一些的孩子们使用。

再凭空唠叨上一句很没用且很教条的废话:别放弃自己的孩子,也别让孩子们放弃了他们自己。孩子们需要更多的阳光,还有润泽的心田……

最后,Yanhu,感谢你写了如此长的一篇论述给我解释我那么蠢笨的提问,感谢!
但为了让身体里的抗体有力气打败那些坏抗原,我必须去休养气血睡呼呼了。
明晚一定一定认真学习 : )

感谢,我还在泡网有个家,提醒自己醒醒,别在浑浑噩噩中睡去。

———————-

再补一句不相关的感慨,劫后,白菜头的眼神依旧温柔。

Posted by 欣燃 on 11月 25th, 2010 1,050 Comments

被现实、被疲劳的“痛点”

中午,听她说《色戒》
晚上,看他说疲劳

坐着愣了两个小时,想说,却什么也说不出。
是不是这说不出,已经意味着话语“被疲劳”呢

我不要被现实,我不要被疲劳,我不要把自己打扮成一瓣华丽丽的大蒜,然后掉几滴眼泪,表示所谓的“理解”,表示所谓的“民族”被戳到了“痛点”,然后去“该干什么干什么”,我不要。

拉着关系,买着Gucci,住着豪宅,说着痛点。这本身,不是痛点么?
我不要。

三十岁,活在被现实、被疲劳,生存和生活痛点的挣扎里。不要。

Posted by 欣燃 on 09月 29th, 2010 616 Comments

叽叽喳喳说树洞

网络友好,很多人在网上互相帮助。
热心,让人感动。
好像还有几位热心人,专门开了专栏答疑解惑的,不求回报,精神可嘉。我没细看过,一位小同学说特好看,很热心的塞我本《我爱问某某》。
俺哭笑不得,只能回答说,俺已经过了看这书的年龄了。。

这个世界有很聪明的人隶属很聪明的星座:天蝎,热心,但心眼儿多,轻易不发表意见。
毕竟,一个人的意见也不是真理的。
于是,问题拿出来,听听大家怎么说。

我喜欢看树洞。
这个纠结混杂的时代里,一切个体的小心情都被主流的声音淹没。十五年前安顿为安顿下那些不被抚慰的心灵做的专栏,希望在心理医生严重缺失的状态下,给人们一些帮助。
但十五年后,情况又改善了多少呢?

“让最小的声音也有人聆听”,树洞。
先承认一下自己三俗:我爱看洞主(讲述者通常被跟贴者称为洞主)讲述他/她/它(前天在王佩老师的推荐下,有了第一只动物,故,它)的遭遇和心情。窥私欲不能说完全没有,但更多的,是你能开始了解完全不同的人生。听那些讲述者或激烈或平静的述说,文字,即是无数的贾樟柯。
再承认一下自己三俗:我爱看那些跟贴,真的比电影电视剧还热闹,各种人性,live版的。有时候就愣着,皱着小眉头,看着屏幕:这些人看事的角度,怎么就会这么奇怪呢。。
也还真有豁达的,佩服。

最近树洞很热闹,和网站主人的勤勉分不开。俺也爱心泛滥的,偶尔也跑去跟个贴——也不怕自己说的不对,有那么多人看着讨论着,都是观点,互相纠正着呢。
看的人,其实才受益良多。

只是偶尔会想,洞主本来就困惑,这么多声音,会不会更困惑呢。。

——————-

传说这网站主人的脾气大,我领教过。去年大约是这个时候,俺第一次在槽边跟树洞的贴,第二天高高兴兴的跑去看,一条没留,全被删了!
我眼泪都快下来了。
但做错事,知道道歉的……

那么,,,我们还是原谅这个善良的胖子吧。
如果你情商足够高,懂得戏谑的幽默。

(树洞:www.shu0.net

shu0

Posted by 欣燃 on 08月 25th, 2010 286 Comments

陆川韩寒高晓松——菜鸟也八卦

咔咔。

陆川韩寒

还有高晓松,还有……

陆川韩寒高晓松

这才是爷们!

Posted by 欣燃 on 08月 7th, 2010 25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