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语文作业’ Category

 

离别(作文)

别那么伤感,离别也可以是很快乐的。
昨天,陪了我四年的手机光荣离休。
始于离别,也终于“离别”。静静的,和它say goodbye~~

06年。伤心过后,决定送自己一份生日礼物。不喜欢厚重的也并不喜欢滑盖,但它在纯红与乳白间一霎那就打动并温暖了我——那时候,心里太灰了,太需要些“艳亮”给自己压抑的心情增添一些活力和色彩。看见它,没犹豫,买了回来。
它孤单,伴着我的孤单。
直到半年后,发现了这只同样纯红与乳白相间的忍者猪!
它不过是只小肉猪,但还要表示愤怒!身上纹着青龙脑门上贴着“霸”字双拳紧握给自己壮胆!虽终逃不过被宰割的命运,但,它很勇敢!
更何况,它还有喜人的翘臀和忍者的丁字裤…… ^-^

小红与小猪不离不弃相依相伴,三年。这张亲密照摄于他们相伴的第二个年头。
那时候,小猪的丁字裤磨掉色了,小红的按键也开始掉漆了。
但他们俩还在相依相守。

DSC01847 - 复制 

去年,小红老了;今年年初,小红住院后好了几个月,但终还是撑不下去。上周领导找不到我,这周我下了狠心:让小红退休。
但还是蛮留恋的,毕竟它陪了我四年,而且是最艰难的这四年的。

我不知道IPHONE是不是就一定好,我不在意技术,只在意喜欢。
接小红岗的,是一个像我一样单薄的小家伙。
它有五个壳,我叫它小龙。
变色龙。
呵呵。

小红小猪和小龙在交接工作,完成这个重要使命之后,小红和小猪就可以快快乐乐的去颐养天年了。我也就真的要和他们道别了。
用“敝帚自珍”来贬斥我可能真的不过分,现在,最爱穿的衣服竟还是8年前买的。

衣不如故。
那么,
人呢?

——————————
后记:
不想为伤感而伤感。但这里,你看不到伤感,离别,是那么多惨灰色的皮肤。他们再不是生命,再不会鲜活。

Posted by 欣燃 on 08月 7th, 2010 670 Comments

出租车


在出租车上丢了手机,你会怎么办?
一位乘客打电话说拾到你的手机了,你希望手机由谁保管,乘客,还是出租车司机?

诺基亚N97,静静的躺在身旁的后座上。
手机功能太复杂,摆弄许久才找到通话记录。有一条“家里”,拨了过去,手机主人的妈妈接的。
“这孩子,明天要出国了,这事弄得”。
寻思,怎么这么巧呢?

机主在北青报工作,就在我家旁边。“我给你送过去吧,省着师傅再跑一趟。那我先拿着你的手机行吗?”我热心肠。
“妈妈”很感谢,但师傅不同意!我有点儿意外,不过听他说的也有道理,他说,机主下车要了车票,他拿不到手机只会找出租车公司和他的麻烦。
“信任”,我想。别埋怨别人不信任你,这是一个信任危机的社会。

把车号和司机师傅的电话留给了机主的母亲,我把手机交给了司机,也告诉了他简单的操作。毕竟,我花了十分钟才找到拨号的那个界面的。
“这什么破玩意”,心里嘀咕着,拒不承认自己土。

短暂沉默,师傅开口说话:“其实在后坐丢东西,你拿了就拿了,我根本看不到”,他挺高兴,“很多时候你们丢东西不是司机拿的,是乘客拿走的。”
“我不拉活了,送你到公司我就给他送去。”他决定。
“和你说,我今天特高兴,你上车前我打电话报名参加广播台一个“低碳出行”的活动,居然报上了!抢线多难啊,我居然报上了。”他愈加兴奋。
“祝贺祝贺”,我鼓励。出租车师傅在车里闷一天,一般一开口就收不住。
“低碳出行”,我寻思,想起前两天和小师妹夸海口说我很少打车,汗。
“师傅,其实一个人打一辆车挺不环保的”,我帮他找做节目的素材,“你鼓励拼车么?”
他犹豫了一下,说他也无所谓。但他说有一次下雨,车里的乘客好心让路边一个陌生女人一起拼车,这女人下车时还想占小便宜,他特腻味。
“有这么一次以后就不愿意拼车了是么?”
他说是。

我到公司了,下车时,他特高兴的让我告诉车外等着打车的人,他不拉活了。

但在路上,我还是记下了他的姓名和运营证号码……


公司要搬家,晚上帮秘书收拾东西,出来已经十点了。好不容易打到一辆车。周末啊,夜生活啊,打车难啊。
车上很香,我问师傅怎么回事。“我每天都在固定的时间拉固定的活”,师傅炫耀,言语中暗示,雇主是个身份很好的高级白领,他也挺以此为荣的。
看了一眼他大大的光头,我看不见他的表情。

和好友打电话释放工作的压力,最后说起捡手机。
挂了电话,“那司机准恨死你了”,光头说。
我一愣。我说没有,司机挺开心的。我说那司机说很多时候都是乘客偷偷拿走了东西,不是司机拿的。
他哦了一下,过一会儿,告诉我,有一次后坐女乘客咪了(北京话,偷偷拿走的意思)前面乘客丢的手机,被他发现了。我问怎么发现的,他说公司打电话过来了,说有人在他车上丢了手机,而且丢手机的人特执著,一直不停的在拨那个手机,女乘客瞒不住了。

到家想起,我忘了问他之后的事。但我还是愿意相信他送还了失主。

虽然他嘴上说,“那司机准恨死你了”。


如果不累,我会愿意和出租车司机聊天。不然,出租车里的时间就只能交给103.9。
虽然,我挺喜欢听103.9,也挺喜欢王佳依和王伟的。

和师傅聊天时,有安慰也有收获。

“你们活得太累,钱没有赚够的时候”,师傅甲。

“我闺女26,交了个男朋友,你猜多大?”师傅乙,“40岁!我们不同意。后来也想开不管了,你们俩好就行”,他继续,“就是这男的没前途。”
劝了几句,他悟,“好,有前途的也不踏实,他们能好好过日子就行。”
“他是博士,人老实。”其实他还挺钟意他的准女婿的。

“我就和我闺女说,没房没车不嫁”,女师傅丙。
劝了一会儿,“你说得也对”,她琢磨着,“人好才重要。”

“(过车队封路)你别怨那些警察,他们也只是执行上面的命令”,师傅丁,“不执行你让他们吃什么。”
“……”,他还说。此处略去。他不上微博,学历也不会高,但有时,你还真不能低估劳动人民的眼睛。


《火车》。
坐火车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过来,写写无非也就是那年元旦出差在佳木斯到哈尔滨的火车上瑟瑟发抖,或者那年洪水冲路从昆明到北京的火车开了64个小时的。
改了作文题,还是写出租车吧。从小面到夏利到伊兰特,不只是经济在变化,师傅们的心态也在改变的。
出租车上就是个小社会,师傅们也不乏英明的。
你若不信,看看柴静怎么说


如果在出租车上丢了手机。(先呸掉……)
1 一定记着每次打车都要车票,切切
2 先给出租汽车公司打电话,他们会通知师傅
3 估计手机剩余电量
4 持续的播

如果打过去关机,要乐观,至少,你会有一个新手机的。

Posted by 欣燃 on 07月 24th, 2010 60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