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小小心情’ Category

 

张宇,还是张学友

题记:内蒙之行,一路上,朋友放的都是十多年前“老掉了牙”的老歌。正在迷恋那种通常被称为小众音乐的我,回头听来,真的觉得这些老歌……。
小感慨,见笑,呵呵。

如果你拥有过青春,你一定拥有过青春时代的歌。

那时还是卡带。一遍一遍的听,如痴如醉,同学们都在四处借磁带找机器翻录着四大天王小虎队,哪怕已经翻录得走了音,也乐此不疲。
而今天,再找那些伴着青春时光的音乐听,仔细品味那些歌词时,哑然失笑。也无怪王佩会用“听着虚妄的爱之歌,沉浸在青春的第三重梦境里”来形容——确实,那些歌词心情直白而出,和现在看到的文学作品相比,就像白开水。

但就是这白开水,却融进了青春浓浓的滋味,融进了回忆,融进了自己曾经的激情,曾经的伤痛,这一切,或许只存于回忆中。
往事,不再。

或许就像我们不理解50后喜欢的那些老歌,90后们也不理解我们看“老”虎队们在台上跳舞摆造型为什么那么冲动,而我们,也不理解90后们对日韩歌曲的极致“崇敬”。——青春只属于曾经的青春。
而对于那些在青春时没有听过,即便是属于自己时代的歌,在30岁补听来,也绝不会激起那种青春的共鸣和冲动。会笑歌的肤浅,也会笑笑自己,曾经那么迷恋它们,如今看来,却一无是处。

老哥迷张宇,室友粉学友,我却深爱着齐秦天籁般的声音。
在这样的年纪,淡了青春的热烈和冲动后再回头看,,,好像还是我比较有品味。
嗯嗯。

:) :)

虾米一:
曾经的曾经
 

虾米二:

徘徊过多少橱窗,住过多少旅馆
才会觉得分离也并不冤枉
感情是用来浏览还是用来珍藏
好让日子天天都过的难忘
熬过了多久患难,湿了多少眼眶
才能知道伤感是爱的遗产
流浪几张双人床换过几次信仰
才让戒指义无返顾的交换
把一个人的温暖转移到另一个的胸膛
让上次犯的错反省出梦想
每个人都是这样享受过提心吊胆
才拒绝做爱情代罪的羔羊
回忆是抓不到的月光握紧就变黑暗
等虚假的背影消失于晴朗
阳光在身上流转,等所有业障被原谅
爱情不停站想开往地老天荒
需要多勇敢

烛光照亮了晚餐,照不出个答案
恋爱不是温馨的请客吃饭
床单上铺满花瓣拥抱让他成长
太拥挤就开到了别的土壤
感情需要人接班接近换来期望
期望带来失望的恶性循环
短暂的总是浪漫漫长总会不满
烧完美好青春换一个老伴
把一个人的温暖转移到另一个的胸膛
让上次犯的错反省出梦想
每个人都是这样享受过提心吊胆
才拒绝做爱情代罪的羔羊
回忆是抓不到的月光握紧就变黑暗
等虚假的背影消失于晴朗
阳光在身上流转,等所有业障被原谅
爱情不停站想开往地老天荒
需要多勇敢

你不要失望荡气回肠是为了
最美的平凡

(写完在想,好像这样的感慨,有人发过,不记得是谁了。。。)

Posted by 欣燃 on 10月 7th, 2010 200 Comments

新人来泡网

风华在留言中提到了六个人。三位我知道(没可能不知道),一位只知道他和一个叫“宋儒理学”但不晓得是什么的名词有联系,另两位……就不知是何许人了。
汗之余,深觉不行,很有必要把这篇写好的博贴出来,不能再不懂装懂了。。

————————
二零一零年九月七日

在泡网的这个博客里,总觉得自己放不开,可能是这里的大师多,气场太强了。
我的感觉,就像是要找来两根高跷柱着,才勉强能站在这儿和大家讨论,还站不稳,晃晃悠悠的。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的姿势很奇怪。
不要这样,太别扭了,码篇字,将自己调整回本来的样子。让我还是那个笨拙的我。

从诗社开始说。去年年底,只知诗社,不知诗社后面还有泡网的。其实自己也根本不懂诗,读书时代的三位语文老师,毁了我对文字可能有的一切好感,成绩将将能及格。真正爱上文字,是去年开始上网做蜘蛛之后的事,不想网上竟有这么多美好的文章!唉,真是落后于时代十万里的人啊,呵呵。
所以那时对诗社才那么着迷,写得真好啊,读得真好啊,兴奋得不行,搞得一刀同学总是安慰我,“你太激动了”。

后来能进诗社挺意外的,我只是找有感觉的随便读的。那时也真是无知者无畏,我以为只有十几个人听,也没太当回事——不在意什么也不怕什么的时候,状态最好,自然。
但后来才知道,看似平静的白板报,读者不少的。而泡网的面纱,越打开,才发现越深。介样哦。。。。
紧张。结果,越有想要读好的心,反而就越做作。顺带着也就明白了为何有些艺人一作成名之后再无佳作,原来那些做文艺的人,修心养性才是最难的,必修课。

现在放开了,尽力,开心,就好。
Nana说,生命就应该浪费在美好的事情上。
嗯 ^-^

顺便说两句,关于朗诵。发现:
1 读童话最容易,因为可以用假声;
2 读诗其次,因为节奏感最重要,可以掩盖掉发音的问题,而且诗大都慢,舌头有时间在口腔里做好调整;
3 最难读的,竟是散文,这个我真没想到,正在较劲和崩溃中。落基山啊,泸沽湖啊,我的大舌头啊。。
厄。。
现在练,还练得出来么?
安慰自己没关系,还有几十年可以慢慢耍呢……

言而总之,一句实话:自己连伪文青都算不上的。就在泡网好好补习丢下的文化知识吧,住在这里,左看看右看看,邻居们各有所长,挺开心的。
嗯!

哦,还有要感谢一个人,他消失许久,不知能否看见:诗社里的耳朵 :)

Posted by 欣燃 on 09月 8th, 2010 754 Comments

有时候,有时候

倦,这是这两天的感受。
再不愿意看见那三个字。没有底线不再是新鲜的话题,记者、艺人、gov,但凡有一个靠谱的,恪尽自己的底线,这也不会是如此的一出闹剧。
不说了,这点儿事吵成这样,只会想吐。

写点儿无关的吧,有时候。

一 兄弟

女人和男人称兄道弟的,奇怪么。尤其是我这么个大多时候还算乖巧的女人。
可我喜欢兄弟。生性讨厌那种叽叽歪歪的女人(更讨厌叽叽歪歪的男人)。普通女人少有几个能大气。一个温和、细致,性情或和缓或豪爽的兄弟,一起把酒当歌,是件多么快乐的事。
如今只可惜,能守着这份纯净的兄弟,已经不多了。
虽然有时候,有的人,一面之缘,竟就能成为兄弟。
惊讶么?

下午看王老师给白菜头写的信,看得我眼泪在眼睛里打转转。
我还能被感动,但他那样的心思我早已不再有。
一沓钱,一只猫,谁更重呢。
猫能懂的,人反而不能懂么……

 

二 爱情

当爱情来临的时候,会有一只风铃响起,在耳边么?
那只风铃会不会好远呢。
而风铃的声音,在现实中,会不会无奈的。

声音早已不再是孩子,但情感却停留在孩子时。当两个已晓得世故且已成熟的声音,再谈起一园的花草,还能越过声音,用心交流么。

怎样,才算是恋爱的?

你说你有姑娘,却说没有恋爱——是什么,安顿不下一颗心呢。

 

三 我可不可以慢慢说

我喜欢Nana,很大程度上就是喜欢她可以不计时间的把心情揉碎了慢慢说,她也愿意听你把心情揉碎了慢慢说。一个话题,或许可以聊上一两个小时——不是聊“痛快”了,而是聊“开”了——心胸从里往外的开。

Nana老于江湖。
不过最近也有点儿过于老于江湖……
人不“傻”了,也就不可爱了……

还请允许我们,傻傻的,慢慢说。

想了半个月,也想不出送她什么做礼物。
或许,看到了,就知道了。就算生日过了,也无妨的。

 

四 现实中的朋友

离现实中的朋友越来越远,不是因为不思念,而是因为自己与他们有了不同的生命轨迹。我们在想的,在谈的,迥然不同。
看到他们“正常”的生活,我会有种被巨石压顶的感觉。我们,会越来越远么。

 

五 有时候,有时候

一直不知道为什么不喜欢王菲,或许是因为她太城市了?
还是太爱“美”了?太爱炫了?

但表坊话剧《乱民全讲》的结尾,那个姑娘用高了八度的音声嘶力竭的半唱半喊着《红豆》,那声音,让我彻底爱上了这首歌。
前天买手机,整个卖场在循环播放方大同版的《红豆》。我在听,我在唱,不管别人怎么想我那刻意为之的五音不全。我很少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即便是在这里写字的时候。
但那一刻,我很享受。

晚上,妈妈又乱发小脾气了。一个人出去,快回到家门口时,突然想去唱歌。
一个人,KTV。
Dream了一下,最后,还是放弃了。

不如回来,请你们边看文字,边听歌的。
相识的不相识的,你们,过得好么?

 

 

(第一次抓虾米,竟然成功了 :)

Posted by 欣燃 on 08月 8th, 2010 1,086 Comments